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异界奇妙冒险 > 第229章 强势的兽人帝国

第229章 强势的兽人帝国(1 / 1)

琳娜一把扯住罗伦斯行走时自然摆动的手臂,就往边上跑去。与琳娜配合多次的罗伦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豪不犹豫的快速抄起琳娜香软的娇躯,朝着一个方向就撒腿猛跑。深入草原已经月余的一行人,在某次见识过两个兽人部落的拼斗后,果断的生不起跟这些野蛮的兽人部落照面的心思。

那两个部落争斗的原因不是很清楚,当罗伦斯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两个部落之间已经开始集结人手,互相间骂骂咧咧声沸反盈天,已经有不少兽人开始摩拳擦掌的抄起自己的武器,猩红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对方,战斗的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由于不通兽人的语言,罗伦斯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叫嚷什么,不过大抵不过是些骂娘的语句,罗伦斯也不想弄明白这些来污了自己的耳朵。

也许是觉得人够了,也许是互相对骂已经不过瘾了,也许是骂得累了,也许是感觉自己这边足以碾压对方了。总之,这场争斗的双方全是兽人的部落热血战斗戏开始了,说不清到底是那方想发起的攻击,那方先动的手。总之就是某一方(也可能是双方)突然传来一声呐喊,两方人马就如同接受到了什么∝∝,mv命令一般。不约而同同时大声发喊,抄起早已难耐的大枪、大斧、大剑、大棒就向着对方发动了攻击。不同于人类村落之间的群架,锄头与鞋子板砖齐飞;也不同与人类军队之间严整密集的战阵,兵器与铠甲的争鸣,死亡与鲜血的盛宴。兽人部落之间的战斗虽然带着浓厚的村落风格。但他们显然更残酷更爆裂。十个兽人里最少有三个爆出了斗气。领头的部落勇士们显然都具备有白银以上的实力,锋利的兵刃砍到他们身上轻易的就被他们身上的斗气给弹了回去。粗大的狼牙棒敲到他们身上也就是一个踉跄,毫发无损的重新站好后又能继续砍杀下去。明明仅仅是千余人的小型部落战争,楞是给兽人们打成了宛如人类万人军阵互相拼杀的激烈火爆来。偏偏兽人们一个个的都是皮糙肉厚的主,别看场面打的如此激烈火爆,一场战斗下来,真正死亡的人数还不足二十人。

一场战争打下来,人类军队那边无论是输是赢。伤病营地内总是哀嚎连天,军队的整体士气和体力都会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兽人这边却是另外一个景象,这场注定没有真正胜利者的战争,在付出了足够的鲜血之后,双方心满意足的停下了手中的兵器,各自收拢各自的族民后,狠狠的朝对方一个哧鼻,然后兴高采烈地人人带笑的就像刚刚进行的不是什么战争,而是大型游乐一般的心满意足的回家了?!甚至某些精力充沛的惊人的家伙还徒手宰杀了几只明显见血后有些躁动的公牛,嘶吼着罗伦斯听不懂的兽人语言。于部落里的其他人一起载歌载舞的陷入狂欢之中。

这次战争中,如果仅仅是血腥野蛮还不足以让罗伦斯和琳娜对兽人一族如此的退避三舍。但管中窥豹的看到兽人一族的强大,却让罗伦斯和琳娜对这些野蛮的兽人是退避三舍。不超千人的小型部落争斗而已,居然就出现了最少三个黄金阶段的兽人部落强者,十数个白银阶段的勇士。其余的青铜黑铁的战士罗伦斯和琳娜两人数得都有些眼花了,还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总之不会少于两百,更别说经历这场战争后,萌发了斗气种子,成功晋级成为黑铁战士的兽人人数了。这还是区区两个兽人帝国的小型部落在彼此争斗而已,而且还能看出双方明显都有一定的留手,双方部落的族民都没有完全的集结起来,也没有投入类似于弓箭手之类的远程力量。那么兽人帝国的中型部落呢?大型部落呢?已知的是兽人帝国的大酋长是圣域强者,尽管很多人都猜测哪位大酋长其实已经迈入半神领域,但兽人帝国对外宣传始终坚称他们的大酋长仅有圣域的力量。那么大型部落是不是会有传奇阶段的强者在?!只要想到这些,但凡有点谨慎心思的人,都不会升起一探究竟的念头吧?

严格来说,兽人一族是没有自己的神袛的,尽管他们崇信战神,但他们明显更相信自身的实力多一些。因为每一个部落都有每一个部落的图腾神,尽管他们都宣称那就是战神的样子,但很明显,那不是战神,那些仅仅是假借了战神之名的图腾神而已,将他们称呼为伪神假神也不为过。他们作为神袛的生命仅仅只能持续到那个部落的自然消亡或者被别的部落吞并为止,除非还有人愿意继承他们栖身的那根图腾,不然他们仅只能化为历史的尘埃从此消散无踪。

图腾神最后是什么样的下场,罗伦斯不知道也不在乎,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赶快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横穿古刹草原不引起任何波澜。野蛮血腥的兽人给罗伦斯的印象实在太过于低劣了,罗伦斯甚至到了连跟他们接触都不敢的地步,不是说怕不怕的问题吧,真要惹毛了罗伦斯和琳娜一行人,干翻一个小型的兽人部落还是可行的。但后果就有些严重了,干翻了一个小型部落那么大的动静难免就会吸引到某些目光,无论这些目光最初是否怀有善意,当看到罗伦斯和琳娜这两个异族人的时候,都会变成恶意,从此他们也就麻烦不断起来。因此能不接触兽人,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琳娜于比赛佛勒斯配合起来,形成了超远距离的侦查网。望远镜的不方便在这里开始显露,尽管望远镜能将人的视力扩散到超乎想象的距离,但那毕竟是工具,你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用一只手杵着望远镜在自己眼前。那你还走不走路了?三不五时的使用也不成。主要是精力跟不上。而精灵族天生恒定的超好视力就没了那么多限制。自如根据琳娜的需要而自行调节的眼睛,让琳娜能及时的发现一些罗伦斯来不及发现的危险,野兽的直觉让比赛佛勒斯总能在危险即将到来时,及时的提醒罗伦斯和琳娜一行人。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双重覆盖的生物雷达让罗伦斯一路行来,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更多的危险来自于草原本身,而不是魔兽或者兽人。

罗伦斯注视着距离自己不到五百米。驱赶着大量牛羊欢快前行到下一个草场的兽人部落,不知道是谁把敞篷牛车这一想法传来古刹草原的,兽人们在迁移是得以解放出大量的人手来捕猎和寻找水源地,四散出来的类似于斥候的兽人战士们,现在给罗伦斯增加了大量的危险和被发现的几率,甚至有两三个兽人斥候已经侦查到了距离罗伦斯不足五十米的地方,如果不是高高的草丛遮蔽了他们的视线,罗伦斯甚至都做好出手格杀掉这些胆大妄为的斥候们的准备了。

“再等等吧,明天我们再出发。以防有个什么万一,上次的事情可是差点吓得我的魂都掉了。”琳娜握住了罗伦斯撑在地上。就要发力起身的举动。上次也是这样,看到兽人部落的大部分离去后。罗伦斯就迫不及待的的起身想要继续前行,结果几个落单估计是殿后的斥候猛然出现在一行人的眼帘,如果不是罗伦斯反应足够快,连同比赛佛勒斯一起爆发出最强的攻击,于无声无息间扼杀掉这几个斥候,结果会这样已经不言而喻了。甚至就算是那样,罗伦斯和琳娜一行人也是被那个部落追杀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最近才终于彻底甩开了那个部落的追杀,虽然双方都没怎么照过面,但罗伦斯已经深刻的记住了那个部落,就等着某天新帐旧账一起算。

“大山的子孙果然不适应草原,这些兽人牧民真tmd诡计多端,居然还有人殿后的,他们又不是行军打仗,居然那么多讲究。难怪兽人帝国的军队那么强势,这些兽人天生就是干军队的料啊!从小就耳渎目染这些准军事的知识,加上他们强健的体魄和就算部落争斗也会留预备队的手法,他们不适合当兵才是咄咄怪事。只要随便把几个部落的青壮年拉起来一块训练个半年一年的,一只精锐战士军队就成型了喂,还好这个世界有神袛和魔法,我从没有一刻是如此感激有这两种东西的存在过。”目送了部落殿后斥候的离去,罗伦斯翻身坐起,对着兽人部落离去的方向就是一口凶狠的唾沫。如果不是兽人族生来就受到自身生存压力的压迫,从而诞生出更多的身体强健的战士,而身体赢弱的法师在还没成长发育时就大多夭折,那么这世界是不是更加多姿多彩鲜血漫天可就不一定了,兽人一族的繁殖能力同样不弱于人族的,极限暴兵流的打法从来都是这两个种族的拿手好戏。

这两个种族中很多战争中的辉煌胜利,都是硬生生用人命堆出来的,兽人人类两个种族的名将最大的能耐就是:‘冲锋,给我把那堵城墙用脑袋撞塌,撞不塌就用你们的尸体填平城墙于地面的落差!’,当然,上面那句话仅仅是玩笑,但事实也相差不远就是了。每次与异族的战争打响,人类兽人两个种族的军队的死亡人数如果低于三成兵卒而拿到胜利,就是他们对名将的评定标准,如果能达到死亡人数不足一成就能拿到胜利,那就是人类兽人族里的绝世名将,享受在两个种族中各个国家国王同等的待遇,而且还不会被人眼红妒忌。因为绝世名将嘛,下一次战争肯定还有你的名字,至于你是死是活的回来,那就只有天注定了。反正他们也不坑你,你能带回更多经历过大战的士卒回来,对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丰收呢。这在别的种族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一场战争中,精灵帝国如果损失上三成的士兵,就足以让整个精灵帝国哀鸿遍野,精灵帝国的女皇陛下哭喊着虽胜犹败了。

“罗伦斯先生,你最后那句话可是有渎神的嫌疑,还好这里是神袛的荒漠之地。你在古刹大草原说的这些话还不会被神袛们听去。要不然。罗伦斯先生你就等着神罚吧!”不同于来自地球的罗伦斯。琳娜女仆长对神袛的信仰堪称坚定,罗伦斯的话刚一说完,琳娜就有些不高兴的跳脚反驳了。一个探索世界真理的法师居然拥有如此坚定的信仰,想想其实都逗的。

“行了行了,别在神袛的话题上说了好么?反正我死后注定要被钉在无信者之墙上的,就让我活着的时候自由自在些可好?!”从地球上开始,罗伦斯对这些神袛的信徒就无奈厌烦甚于亲近,你说你好好的一个人学不会自强自立也就算了。你把自己的命运灵魂全交给神袛算几个意思啊?他们就能帮你发家致富啊还是能帮你找到工作啊?就算保你一世安康都力有不逮吧?那还去信他们干嘛,自己来不更好?反正无论看病吃药还是找工作上班,都要你自己去做。就算你当宅男家里蹲,也是你自己的选择,而不是神袛替你抉择的道路,不是么?

“罗伦斯先生……,你是个好人,不会被钉在无信者之墙上的,我相信仁慈的神明会宽恕你的无知,让你再次从新获得生命的。”琳娜柔弱的话语。噎的罗伦斯直翻白眼,自己好像跟琳娜还没怎么滴吧?怎么就收到好人卡一张了?这可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收到的第一张好人卡。要不要冒出个好人系统来纪念纪念?

“埋锅造饭吧,今晚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再出发。越来越靠近兽人帝国的帝都思格强尔了,这兽人部落遇到的也越来越频繁了,也不知道下一顿饭能不能吃上热乎的食物呢。”罗伦斯摆弄着从被杀死的斥候身上搜刮出来的兽人帝国地图,一如既往的粗制滥造,一如既往的没有比例尺和方向标示,罗伦斯只能凭借经验来判断自己和琳娜现在所处的位置与思格强尔之间的距离,还好这副地图对这一带地形标注的还算清楚,罗伦斯能找到一点点的参照物来确认自己的方位,不然他就真给抓瞎了。

一路走来,罗伦斯和琳娜不是没有遇到过野马群或者草原狼群,罗伦斯也想过抓两只野马或者草原狼来代步,但罗伦斯糟糕的骑术和拙劣的技巧,数次让他功亏一篑后,他也就放弃了这颇为诱人的打算,认命一般的继续徒步往兽人帝国的深处前行,匹马走天涯什么的,对罗伦斯而言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了。倒是比赛佛勒斯对罗伦斯没有逮到代步的坐骑表现的有些兴奋过头,时不时就凑到罗伦斯跟前调戏罗伦斯一番,如果不是现在比赛佛勒斯还不会说话,而仅仅只能使用肢体语言来调戏他,罗伦斯都不知道要被比赛佛勒斯嘲笑成什么样了。

“比赛佛勒斯,你别笑,迟早有一天你也逃不掉成为我胯下坐骑的时候,我看你到时候还笑的出来不!?”每次被比赛佛勒斯调戏了,罗伦斯就故意阴测测的用这段话来威胁比赛佛勒斯,而比赛佛勒斯每次给罗伦斯的回应也是千篇一律的高抬马首,鼻孔朝天的高傲的狠狠打了一个哧鼻表示出了罗伦斯的不屑来。而每当这时候,琳娜总是会特贤妻良母的在一旁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偷偷的在一旁笑个不停,也不说劝劝这不是同一物种,感情却犹如两父子之间的交流。

晚饭一如既往的是琳娜主厨,罗伦斯的手艺虽然比琳娜好上不少,但谁让罗伦斯在这方面出奇的懒呢?从来对家务都十分厌恶的罗伦斯,能锻炼出一手好的厨艺,已经是托这一世数年如一日的,自己一个人瞻养三个弟弟妹妹的福气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贴身的喜欢干家务的女仆长在自己身侧,罗伦斯才不想费那功夫去干什么家务呢,能偷懒就偷懒可是宅男的一贯秉性。

草原冰冷的晨风将罗伦斯无情的唤醒,罗伦斯打了个冷颤醒来。无奈的看着自己远离最初睡着的地方,自从上个月意外在梦中抱了琳娜以后,自己每次睡觉前明明都是枕着比赛佛勒斯的温暖马腹睡着的,结果都是莫名其妙的在另外的地方醒来,身后的比赛佛勒斯也变换成了坚硬的石块或者就是干枯的树枝。比赛佛勒斯却被琳娜抱着,远远的睡着离自己很远的地方,一看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在这样对待自己,无奈的是,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因此罗伦斯也就说不出抗议的话来,只好默认了这样的事情。

“罗伦斯先生,早。还在锻炼啊?你们战士真是麻烦呢,不像我们法师。你们还要受到身体的限制,过了一定的年龄后,就会变得一年不如一年,我们法师就不一样了,我们随着知识阅历的成长,只会越来越强大,而不会受到寿命于身体的限制。越老的法师越厉害呢。”琳娜一边跟罗伦斯说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一边将昨天晚上特意留下来的食物放入锅里热起来,洁净的水流伴随着琳娜的意志,轻轻的在琳娜的身上滚动着带走她身上的污垢和草屑,法师的法术在日常生活中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便利从中可窥一斑。

“在强大的法师,被同阶的战士近身也逃脱不了一刀枭首的命运。就如同在强大的战士如果无法贴近法师,也只能无奈的被虐杀一样,这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强大的。我既然选择了战士这条道路,你不觉得如果我现在在去改变道路,走法师的道路已经有些晚了么?恐怕我现在改变道路,到死都不会成为一个黄金阶段的法师吧?那我还不如坚定的沿着战士的道路走下去,至少现在我已经能看到传奇位阶在朝我招手了,不是么?”就算说着话,罗伦斯还是一丝不苟的按照既定的计划挥舞着手中的不屈之刃,带着男子气息的汗水随着罗伦斯每一次的挥刀而洒落四周,犹如晨露一般挂在了高高的草叶之上,早晨微微亮起的天光为这滴汗水折射出了绚丽的光芒。

“随便你吧,反正我就这么一说,罗伦斯先生你就姑妄一听好了,具体那个人适合走那个职业,就像你在《求知笔记》讲学上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天赋,按照你的天赋往下走才会是对自己最付责任的选择。你既然已经坚定了自己战士的道路,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啦。”轻轻地从空间装备中抽出一把梳子,琳娜用法术在自己面前竖立起了一块水镜,在打湿的头发上轻柔的梳理了起来。就着半黑不亮的天光,透过水镜朦朦胧胧的看着琳娜娇美的面容,当真是人比花娇沉鱼落雁,罗伦斯一瞬间都有些看呆了的感觉。

“呵呵,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食物还没好么?我都有些饿了,早些吃完我们也好赶快上路,这该死的兽人帝国真是危险重重。”罗伦斯艰难的偏转自己紧盯着琳娜的目光,艰难的使劲咽下一口口水后赶紧岔开话题,不想让自己前面那副三月不知‘肉’味的模样让琳娜看到。

“嘻嘻,马上就好了,罗伦斯先生你继续锻炼吧。我们需要进到思格强尔么?兽人帝国的帝都撸过了不进去看一看,实在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哪位兽人帝国的大酋长对手下的约束还算严格,在思格强尔还没听说有当街抓人类做奴隶的事情发生过呢。”琳娜的笑声传入罗伦斯的耳朵了,罗伦斯却没有了计较琳娜为什么会笑的心思,刚才自己的那副糗态明显被琳娜看了个正着,没有被琳娜取笑才奇怪呢。

ps:根据你们的选择,村子决定把兽人形象定义成魔兽里的犬牙兽人模样,虽然只有一个人选择了,但就这样吧。

另,能不能把你们手中剩余的月票……,给这本书几张呢?u

热门推荐
我曾爱你执迷不悔 皇女之金牌弃妃 冠宠嫡妃 修仙狂徒 我和阎王女儿有个约会 最强召唤 我的穿越异能 灵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