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一六七章 吐血

第一一六七章 吐血(1 / 1)

第一一六七章

文素笑得欢畅之极,不仅仅是因为听见了李海的话,更因为看到了赵诗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一副欲辩无言的无奈样子,简直就是任凭自己暴捶却不能还手的活靶子嘛!真没想到,自己抓住李海这根救命稻草,居然还有这样的附带效果。抢男人果然是一件很爽很爽的事情!

赵诗容却已经意识到,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是自己所不知道的。问题在于,她虽然是基金会的董事长,但荣院士他们都是针对李海的研究所,那是他的私人企业,不走基金会这边走的,凯瑟琳才是那边的负责人啊,就连岳蓝,上次和荣院士他们一块吃饭直到翻脸,她身为李海在基金会的秘书,都没有参与过。赵诗容又从何得知?

此时她是一无所知,更别说予以反击了,只能看着文素在自己面前得意的笑。而李海呢,却认为她是因为心虚,因为对自己有所亏欠,所以无话可说。以李海的性格,也不会为了这件事就对赵诗容如何愤恨,说到底她毕竟是姓赵的,假如赵家对此有自己的想法,赵诗容难道还能吃里扒外,就为了自己这个对不起她的男人?想想也不可能吧!

这么一想,李海反而心平气和了,于是看文素笑得这么得意,简直是骑在赵诗容头上拉屎一样,李海心里又不平了。在他看来很简单,赵诗容和他的关系,谁是谁非,估计谁也别想摘清楚了,可不管怎么说,在自己的面前,总轮不到你文素来踩她吧?还踩得这么爽!

便道:“合作意向,我想我们已经有了,那么就请素总,提出个合作方案来吧,我也要多搜集一些相关的资料,看看怎么合作比较好。毕竟涉及到国家大政方针的改变,这新路子怎么走,恐怕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要集思广益一下的。”说着,便站起身来,朝文素伸出手。

文素正打算对赵诗容继续穷追猛打呢,哪知道李海这已经准备送客了。遗憾啊!没辙,她现在于公于私,都有求于李海,再说今天已经是占足了上风了,索性借坡下驴吧:“好,我也回去和梁远梁遥他们商量商量,争取尽快拿出个初步的合作方案来。李海你说得对,事实上这一块要怎么改,怎么个模式,我们已经是走在最前面了,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机会,时不我待啊!行,我会尽快和你联系的,等我的消息!”

伸手和李海握了握,却又抓着不放,扭头冲着赵诗容道:“容容,要我说啊,有些事情不要算得那么清楚,如今大家都是大人了,做的事情也都是大事情,动辄关系到无数人的生活的,不能任性而为,你说对不对?医改这件事,真的关系重大,你要是能帮忙,也帮帮李海的忙嘛。”这是临走还不忘插一刀。

赵诗容心头一口老血,差点被文素气得喷出来,这种有苦难言的感觉,真是要人命啊!至于文素握着李海的手不放,这个小细节,她现在都无暇去关注了。冷不防,李海却忽然将手从文素的手中抽了出来,淡然道:“说得是,那我就不送了,容容,我们商量一下这事儿?”

文素一怔,心说李海是傻子吗,自己都说得这么明显了,赵家在这个生意上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赵诗容提都不跟你提一句,你还指望跟她能商量出什么东西来?正要说点什么,抬头正迎上李海的目光,那眼神淡淡的并不如何犀利,里面甚至都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可文素却不期然地想起,自己以往对上李海的糟糕体验来,心头一个寒颤,哪敢再多说?

看着文素出门去了,赵诗容等了一会儿,估摸着文素走远了,才苦笑道:“你要和我商量什么?你还能相信我吗?我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李海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近乎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不过想想,赵诗容或许是因为身不由己,现在无颜面对自己了,所以才这么难过吧?想起自己和她的过往,这是自己在大学时代,心中最倾慕的学姐啊,不禁就软了口气:“容容,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文素那么挤兑罢了。生意归生意,你有你的立场,有你的考量,我也没法说你什么,不过,交情归交情,咱们之间的过去,跟生意无关。”

赵诗容眼中略微现出一点光彩,可是转念一想,却更加着急了,李海这语气,难道是将一切都到此为止,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吗?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啊!她忙要问,哪知道一张口,从文素在时就憋在胸口的那口气,吐了出来,陡然脑中一晕,似乎吐了什么东西出来,眼前金星乱冒,大脑空白一片。

李海却是大吃一惊,他再也没想到,自己安慰了赵诗容两句,居然会激得她吐血!登时把什么都放下了,一个箭步窜过去抱着赵诗容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将赵诗容胸前的几颗纽扣松开别误会,李海不是想趁人之危,只是给赵诗容的呼吸减压而已。

不过,这时候李海也看见赵诗容的事业线,虽然不及朱贵樱和王韵那种能闷死人的级别,不过也赶得上朱莎了,从这个角度看下去,白生生的两团好不迷人。他咧了咧嘴,心说男人就是男人啊,这色心是什么时候都会冒出来一点的。一手摸到赵诗容的后背上,食指找到文胸的搭扣处,稍微用力按下去,然后拇指和中指捻起两边的系带,这么一搓,便将文胸扣子给松了开来。这一招就叫做隔衣解文胸,做不到的哥们都别号称自己“善解人衣了”!

当然,李海也不是那种花丛老手,只不过他如今的身手,玩这点小花样还不是小菜一碟?松开了赵诗容胸口的束缚,一面伸手在她气管处按摩舒气,一面用神念传递给钱神:“大神大神,这该怎么办啊?你的神力能治病不?”

“本神神力无所不能!”钱神傲然如故,李海刚听得心中一喜,哪知道钱神还有下文:“只不过要用神力锻炼这女子的心脉,就如同你当初修炼神打一般,你可愿意?”

“也就是说,神力会侵蚀她的身体,让她变得满身铜臭味,最后变成不治之症?你忒么怎么不去陨落啊!”李海气得没好话了,这也叫治病?这简直就是,人家得了糖尿病,你来搞化疗啊!滚滚滚!

算了,神力也不靠谱,还是找医生吧。李海对外面叫一声:“岳蓝,董事长忽然昏迷了,赶紧叫救护车!”岳蓝吓了一跳,赶紧打120急救电话,打完了跑进来要跟李海汇报,哪知道看见李海把赵诗容搂在怀里,还把赵诗容的衣服纽扣都解开了,正在赵诗容胸口的事业线上摸来摸去的。

一看到她的眼神,李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当即瞪了岳蓝一眼:“瞎想什么呢,我们原先就是未婚夫妻,什么没做过?我这是给她按摩舒气,她刚才吐血了,我怕她呼吸困难导致休克。”这时候也只好吹一下牛了,否则现在这姿势还真不好解释,其实李海和赵诗容之间,还真没有发生过关系,顶多也就是抱抱亲亲而已。当然,那尺度,也足够让李海现在能面不改色地给赵诗容按摩了。

岳蓝倒真信了,她也听说过李海和赵诗容的关系变化,还是托蒋艳,也就是李海前女友的福,在校内很是散布了一番李海负心背情的“黑历史”。她不管那些,反正李海不是那种趁人之危占小便宜的猥琐男,那就好了。

等岳蓝出去了,李海低下头,正好看到赵诗容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有莫名的意味。李海顿时有些讪讪,拿话糊弄岳蓝是一回事,面对赵诗容的眼神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哪怕他是心中无愧,到底现在手还放在赵诗容的胸口呢。

“醒了?我叫了救护车,你休息一下,待会去医院检查检查。”李海一面找话说,一面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手。哪知道他的手一动,赵诗容忽然回手,按住了李海的胳膊肘,将他的手,又按回在自己的胸口上。

摸着赵诗容心口的嫩滑肌肤,手掌心正压在那深深的事业线上,简直就好像那种“你懂的”鼠标垫的感觉,李海一时茫然无措,赶紧解释:“别误会,我是给你舒气活血,你刚刚吐血昏迷了,我估摸你应该不是胃出血吧,应该是心气堵着了。我不是存心”

赵诗容勉力笑了笑,在她此刻苍白的脸上,这笑容越发显得惹人怜惜:“没事,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你按着,我觉得胸口暖暖的,好舒服。”

这样吗?好吧,病人最大,病人最大李海继续搂着她的肩膀,将手在赵诗容的胸口,轻轻地推着,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忽然间,赵诗容眼中泛起了泪花,李海又吃一惊,这刚吐过血的,情绪可不要再激动啊!第一一六七章完

【作者题外话】:今晚我荷兰必胜!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