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一九七章 打出去

第一一九七章 打出去(1 / 1)

第一一九七章

多大事儿?李海很是不屑地瞥了那女助手一眼,冷笑道:“莫名其妙,连自己什么身份,什么事情该你做,什么事情不该你做都搞不清楚,就上我这儿撒野来了?统统给我滚蛋,给脸不要脸!”

严焦好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晕头转向了好半天,刚定下神来,恰好听到李海这句话,差点又被气得昏倒了。身为从京城下来的大员,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这李海的胆子,简直大到包天!他想要痛骂李海一顿,不过性格使然,套子里的人嘛,总是比较矜持的,什么时候赤膊上阵过?一想,骂什么骂,人家都已经撕破脸撒野了,万一再上来打一顿,岂不是什么脸都没了?还是想办法把李海弄起来,到时候还不是任由自己搓圆捏扁!

恨恨地瞪了李海一眼,严焦一挥手:“撤!”带着一干人,灰溜溜地跑出大厦去。可是他们都没车辆,从京城连夜飞过来,下了飞机从机场直接打车就奔这儿来了,现在要走哪那么容易?这里是中央商务区,金融一条街,大楼很多,的士也不少,可问题是,空车就不多了,到处打车都排队,哪那么容易打到车?

好在这年头服务业发达了,助手们掏出手机来,用app叫车,据说叫一辆车还有十块钱的返利优惠,不多时几辆出租车呼啸而来,才把这几个人给拉走了。

李海一直抱着胳膊,在门厅那里站着,看着严焦一行人上了出租车,这才冷笑一声,转过脸来,对着那群保安道:“刚才你第一个冲上来的,马上升为队长,当月考核从优,值班经理记下来,跟保安部发文通报。余下的都发半个月工资做奖金。”

处置完了,李海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门一关,他就拨通了冷雨薇的电话,将刚才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她。

李海之所以采取这么强硬的态度,直接打人撵走,并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办事不讲规矩,更是想要先跟冷雨薇那边通气了,知道赵家的情形之后,才好决定自己的立场。这已经由不得他的意愿了,赵家的事情,看来肯定是要波及到他身上,不可能置身事外,昨天程潜打了电话来撇清,今天纪律人员就上门了,怎么躲?唯有硬着头皮上!

冷雨薇的手机倒是很快就被接通了,听完李海所说的话,冷雨薇沉默了好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按住静音在和别人沟通。李海都有点不耐烦了,冷雨薇才回答:“我们都知道了,李海,你注意保护好自己,然后照顾好容容和倩倩。别蛮干,有什么事情量力而行。”

就这样?李海愕然地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心说你们想怎么做,需要我怎么配合,不给点提示?还是不信任我?

算球!李海摇了摇头,便不放在心上了,他反正也是为了自保居多,总不能任由别人骑到自己的头上拉屎吧。至于为了赵家去卖命,李海还真没这心思,当然,照顾好容容和倩倩姐妹俩,这不用说他也会做的。

那边,严焦一行吃了李海的苦头,才知道这差事不好办。严焦坐在出租车里,忍受着身上的酸痛,一面想着。他本来以为李海什么身份都没有,又是利益输送的受益一方,多半就是个白手套罢了。像这种人,他们以往收拾得太多了,基本上全都是手到擒来,亮出身份以后,能保持镇定自我行走不用人搀扶,就算是好汉了,哪有像李海这样,敢公然抗拒的?混蛋!

道理很简单,像这种被官员们扶起来的白手套,其实都是傀儡,自己没什么本事,全靠着权力在赚钱,一碰到纪律人员,马上就没了主心骨,完全不敢抵抗的,剩下的就是能坚持多久才说话的问题,主战场根本就不在他们这里。还有,就算是官员们倒霉了,这些白手套还未必会跟着倒霉,戴罪立功甚至浑水摸鱼的都不少,谁会跟着死扛呢?就没见过李海这样的!

气恼之余,严焦在想,恐怕光凭自己这些人,一时也不能把李海怎样。权威这种东西,人家怕你才是权威,人家不怕你了,你就必须展示肌肉出来。可是他们在这之江,能有什么肌肉?只能依靠当地的组织了!

坐在他身边的女助手,兀自愤愤不已,要说中枢纪律口上的办事人员,大多数还是比较干净的,很多时候他们办不成案子抓不住人,只是因为上面的掣肘因素太多而已,真正被调查对象暴力抗拒的,还真不多!也不怪这女助手气愤难平了:“学法律的就了不起吗?居然敢动手!居然,居然”

严焦眉毛一动:“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学法律的?”他隐约发觉,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女助手一愣,道:“李海是法律专业的啊,不过本科还没毕业呢,实习律师倒是当了一年了。今年他是大四,依照规定可以参加司法考试,通过的话才能拿到律师执业证书。”

女助手还在絮叨,严焦已经没心情听了。他知道自己错误在哪里了,李海是学法律的!所以他在没有手续就来带人的情况下,李海才会这么坚决地抗拒,而且李海刚才就说得很清楚,严焦他们管不到他李海头上!

严焦并不是不懂法律,近年来依法治国的呼声高涨,纪律口上的办事程序,很多也在借鉴司法经验。甚至很多新近的干部就是学法律出身的,搞不好李海的同学毕业以后就会走上这条战线呢。只是严焦本人并不是法律专业毕业的,他在办案时更多的也是依照组织程序,而不是法律来办事,所以一时没想到这个层面上。

隔了一会儿,严焦才长出一口气,道:“去省纪律部门,我们必须寻求本地组织的协助了。”看到助手似乎有话要说,严焦摇头道:“我知道,我们来之前的策略,是迅雷不及掩耳,带了人就走,争取获得第一手信息。可是明摆着,光凭我们自己是不可能办到的,刚才那家伙的身手,你们也看到了,就算他一个人站在那里,我们也抓不住他。虽然本地的组织未必会全力协助我们办案,可是我们现在也只有依靠他们了。相信组织,这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否则,我们做的事情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严焦的话,在同车的几名助手中间,引起了一阵悲愤和使命感的情绪,就连开车的的哥,也似乎感染到了这种情绪,闷声不吭了一路当然身为一名的哥,八卦是天性之一,这会儿不说,回头他还得跟自己的同伴好好聊一聊今天所听到的猛料。只可惜,纪律人员们的素质也不是白给的,下车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助手,查阅了司机的工号牌,记下了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这无声的举动,让司机噤若寒蝉,等于是在警告他,你听到什么,说什么出去,我们都找得到你!尤其这到的地方,看看就吓人呐,省委大院!哪还敢乱讲?

严焦亮出证件和介绍信,门卫打了电话进去,不一会儿跑出来几位秘书,将这些来自京城的同僚给接了进去。接待他们的是纪律口上的副部长,论级别比严焦高了半级,不过京官下来大一级嘛,刚好对等。

听说他们是来找李海协助调查的,那位副部长神色就不太对劲。严焦眼里不揉沙子,看了看身边的女助手,女助手会意,便即问道:“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所掌握的情况吗?这个人很有名?”

副部长苦笑,京官真是嚣张啊!“当然有名,他可能是今年最有名的一位华人了,你们不知道大西洋号事件吗?那一次船上的乘客,大多都是我们之江本地的人,都是有点钱的,从恐怖分子的枪口下,被他救了出来,你说他在我们之江有名不有名?不过我倒没想到,他会动手打你们,你们找他协助调查而已,问几个问题,他会拒绝回答吗?要不我给你们打个电话联系一下,请他配合配合?”

说着,副部长就去拿电话,他这边正在拨号,严焦却道:“那就麻烦部长了,能不能请他到这里来回答我们的问题?”

副部长才按了两个号码,一听这话,手顿时僵住了。过了两秒钟,他把电话听筒放下,神色也变得有些淡然高远起来,这在官场中人看来,是很明显的信号,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协助调查,未必要指定地点的,李海并不是我们组织内的人员,级别也不够,为什么你们觉得可以指定他在某个地点回答问题?组织办事是有规定的。”

严焦眉头微微一动,这是地方保护主义吗?早已料到赵家在之江,在江南的经营是非常牢固的,没想到会牢固到这个份上,随便找到一个厅级官员,都会采取这种态度来软顶硬抗的!不过,他反而燃起了更为旺盛的斗志,假如会被这种程度的困难所吓倒,那还算什么组织的利剑?刚才被李海殴打的耻辱,要怎样洗刷干净!

他身体稍稍前倾,盯着副部长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部长同志,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拒绝协助我们的工作吗?”第一一九七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