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零七章 讯问三

第一二零七章 讯问三(1 / 1)

第一二零七章

李海早就知道,这个问题会被提出来。从不知情的人眼中看来,这个问题是极其严峻的,你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大学在校生,几个月以前还在宿舍里打游戏看艾薇片子,几个月以后就一下子成为了偌大一家基金会的实际掌舵人,并且还一步步持有了这么多的股份,这可是价值十几亿的财产!凭什么?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谁会信!

就算李海真的是问心无愧,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好过关的,现在不是你自己问心有没有愧的问题,而是能不能说清楚的问题了。他笑了笑,点头道:“我得到现在的工作,是因为我当初就担任已故伍豪先生的律师,而现在基金会的主要财产,都是当初伍豪先生捐献出来的。所有能够有效管理这些财产的人当中,已故的第一任基金会董事长程卫国先生,圈中了我,先是让我担任法务部部长,后来又晋升我为总裁。哎,伍先生和程先生对我的知遇之恩,真是天高地厚。只可惜两位先生天不假年,这一年中相继去世了,留下我在这里怀念他们的音容笑貌,每每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朱贵樱使劲憋着笑,李海这丫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伍豪跟他就没什么感情,即便是聘请了李海当他的私人律师,也就是那么几天而已,跟着伍豪就出国,然后回来的时候就被炸死了。还说什么怀念?李海怀念他前妻才是真的!至于程卫国就干脆别说了,俩人从同道到反目,前后就几个月的功夫,程卫国就魂飞冥冥,要是他不死,李海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呢。

严焦也是眼角直抽抽,他想要抓李海,想要撬开李海的嘴,当然不会不做准备工作,在京城的时候,他就收集了李海不少的资料。只不过,因为李海的大部分真实资料,都掌握在军情部门和安全部门的手中,而且都是高度机密的资料,别说他了,就算是主管纪律部门的大头头,最高九人团中的那位,想要看到也得专门打报告去调档案才行。区区一个严焦,上哪儿去查到那些机密资料?

要知道,这可不是光李海一个人的机密,单单是李海第一次去欧洲的事情,就涉及到了国家大战略,而且是秘密外交,这种事情能暴露出来吗?那是绝密中的绝密!所以严焦所能查到的,也就是一些浮光掠影的表面信息而已。

从这些表面信息中判断,李海的发迹确实是很有问题的。一般情况下,倒也没人会揪住了大作文章,纪律部门也不是倚天宝剑,说劈谁就能劈谁的,越是表面看上去有问题的事情,内里的文章就会越多,备不住就牵扯出哪位大佬来。这一次,也是因为涉及到了军内和政界的两位高层人士,所以严焦才敢于碰一碰李海。

他很想拍桌子大骂,让李海老实一点回答问题,不过想想这不太符合套子里的人的身份啊。便将手中的钢笔,倒过来敲了敲桌面,不轻不重地道:“请被讯问人注意回答内容,有些东西不需要在这里细说,专注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你的意思是,你得到这份工作,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和资格?”

“那倒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李海的回答,让严焦为之一怔,这小子又耍什么花样?果然李海下面话锋一转,道:“实际上我是很惶恐的,一直觉得自己不能胜任,但是程卫国先生认为我可以,还在我当法务部部长的时候,他就甩手把几乎所有的日常事务,全都交给我来处理了。大概是觉得我干得还不赖,最后就直接把我扶上了总裁的位子。其实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年轻了,应该趁这个时间好好多学点知识,多充实一下自己,不着急出来工作赚钱的,你知道混职场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我经常感觉到自己太年轻很多不足”

妈蛋,果然是当律师的出身,这嘴皮子溜的,简直胜过网络写手的笔了,太能灌水了!严焦的眼角跳得更加厉害了,他稍微用力地用钢笔帽敲着桌子,喝道:“你撒谎!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当上法务部部长,确实是当时的董事长程卫国先生提拔你的,但是你当上总裁,却是他将接近一半的股份,转售给了赵氏基金之后的事情,换句话说,你能当上总裁,是赵家扶持你的结果,是不是?你不要避重就轻,玩什么死无对证的把戏,告诉你,这是行不通的!”

严焦说到最后,已经有点气喘吁吁的,他感到自己的腰部在隐隐作痛,那是昨天被李海扔出去,摔在地上摔的!擦了跌打酒贴了虎骨膏,可这会儿一激动,好像又有点发作了,而这个打了自己还能若无其事的混蛋,居然还敢避重就轻!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也不知道纪律部门出来的精英是什么手段!

李海正白活得高兴呢,被严焦这么一喝打断,未免有些不过瘾,咂了咂嘴,道:“这个不好意思,我想可能是你对于基金会的运作方式比较陌生吧,虽然当时赵氏基金确实掌握了接近程先生所拥有的股份,但是毕竟没有超过半数,况且程先生当时依旧是担任董事长,所以我这个总裁的位子,依然是程先生点头才能得到的,至于当时董事会里面,谁投了赞成票,谁投了反对票,那个我真的不知道,不如你帮我去查查?”

严焦哼了一声,他也知道这个问题并不能把李海怎样,但这只是开始,他需要一步步地用赵家的问题来刺激李海,最终让李海和赵家之间真正的利益输送管道浮出水面,从而得到他所想要的东西。“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么我想问你,你现有的股份是怎么得来的?你只是总裁,并且基金会都没有运作满一年,年会都没有开过,要派送股份,也不是这么派送法吧?最关键的是,我们没有查到你有付账的记录,那些股份都是白白送给你的!”

说到这里,严焦终于忍不住了,用力一拍桌子,喝道:“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价值超过二十亿的股份,是怎么分几次转到你的手中的?”

这是直捣中军的一击!本来严焦还不想这么快就触及到敏感内容,不过李海的专业背景,他镇定自若信口开河的能力,再加上旁边坐着的资深大律师,都让严焦意识到,这次讯问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任由他这么扯下去,扯到明天早上也未必能大功告成。必须尽快打乱李海的阵脚!

哪知道,他这么充满自信,能够让李海方寸大乱的攻势,换来的却是李海的一声冷笑:“同志,你连这个事情都没搞清楚,就来盘问我了?知道吗,我很佩服你,真心的。”

严焦心中一突,他的直觉告诉他,出了问题了!什么是虚张声势,什么是胸有成竹,作为一个老纪律,他还是能分得出来的,李海现在表现,就是真正的胸有成竹,根本就不怕你问,不怕你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出了岔子?他大脑飞快地转着,还没等他转出个子丑寅卯来,李海便很是快意地笑了起来:“其实我可以不回答你的,不过基于我个人对你的敬佩,以及我对于国家纪律部门的尊敬,我还是决定给你点提示。外交部绝密档案2018sdk黄色部分,你自己申请权限去查吧。”

严焦的脑子嗡的一下,这编号可不是随口编的,他一听就知道,这必定是外交部最为机密的档案材料。那是他有资格申请调阅的吗?更重要的是,李海得到这些股份的来由,居然会记载在绝密档案之中,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海不是他所能查清楚的!

但凡体制内工作的人都知道,你不管做什么事,都有个框框,在这个框框里,你可以自行发挥,那是你的权限,但是超出这个框框,你就寸步难行,必须仰仗别的部门和人员,或者动用私人交情去做了。在听到李海说起外交部绝密档案的时候,严焦就知道,假如李海不是在跟他白扯,说大话吓唬他的话,那么这个案子,他是真的查不下去了。

用一个老纪律审查人员的素质,严焦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断提醒自己,敌人是很狡猾的,大有可能是在利用这种方法吓唬自己。如果李海说得是假的呢?如果他只是信口胡吹来拖延时间呢?要知道这是传唤而已,顶多只能坚持二十四个小时,他只要拖过这段时间,就能赢得喘息的机会。这里是之江,是李海的地盘,他在这里更得到了来自高层的庇护,一旦让他腾出手来清理各种证据,要想抓到他的确凿证据,难比登天!

严焦刚想咋呼一下李海,看看他到底是在说大话还是讲真话,兜里的手机传来震动声。他瞄了一眼,那是部下打来的电话,他想了想,一言不发地走到门外,接通了电话:“什么事,快点说!”

助手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急促中带着惊慌:“组长,我们想要到之江基金会大厦里取证,但是却遭到了阻拦”

严焦强压住的火,顿时爆发出来,打断了助手的话:“什么阻拦?我要的是证据,不要听什么阻拦!有检察院的搜查令,谁敢阻拦你们就直接抓人好了,这还用请示我吗!搞什么!”

助手被严焦噎了一下,不过他只能不屈不挠了:“我们是想动手抓人的,不过组长,对方出示了安全部保密机关的证明,说我们没有权力进入!”

严焦的脑袋嗡的一声,知道自己真正踢到铁板了!第一二零七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