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二六章 硬来

第一二二六章 硬来(1 / 1)

第一二二六章

审讯,是一场心理的较量,谁掌控节奏,这是成败的关键。+而李海三句话不到,就让一名审讯人员失去了冷静,这还怎么审?中年男人本来是想要深藏不露,等到关键时刻再出手一击的,可谁知道,唐威摆明了消极怠工,自己的同伴又不争气,眼见没办法了,他只好赤膊上阵。

干咳一声,制止了自己同伴的暴走,中年男人抬起眼皮,瞄了李海一眼,慢悠悠地道:“说得不错,李海,不过你也应该清楚,在这里耍花样,对你没什么好处的。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这个就不用多说了。你也应该清楚,事情并不是像你举的例子那样极端,你和这个案子之间,有着远远超过简单的诅咒的联系。这你不能否认吧?”

李海冲着他笑了笑,心说我就知道你才是正主儿!这就出来了?“警官,你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什么叫我和这个案子之间,有很深很远的联系,不止诅咒那么简单?你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中年男人不动声色,朝自己的同伴示意,他的目的,并不是要直接和李海交锋,而只是想要抢回审讯的节奏。现在目的既然已经达到,那么就继续让自己的同伴出马吧。而年轻制服男在中年男人出声之后,就迅速地冷静了下来,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会儿总算是跟上了中年男人的节奏。

他伸手拿出个录音笔,按下播放键。没等里面的声音放出来,李海就知道是什么内容了,果然不出所料,就是他在电话里对王超凡的所说的那些话。

放完了,那年轻制服男冷冷地看着李海:“你不会告诉我,这也是随便骂人的吧?”

李海泰然自若:“没错,就是随便骂骂人啊!警官,你不会因为我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然后王超凡的腿断了,就认定这案子是我做的吧?要知道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啊,你怎么能因为你就听见我说了这种话,就把案子扣到我头上呢?谁撞的你去抓谁啊!”

年轻制服男刚才被李海震慑了一下,这会儿还处在调整期呢,见李海还是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的火气又有点要窜上来,勉强压着,沉声道:“你以为我们没有什么证据,就随便抓人吗?告诉你,开车撞人的凶手已经落案了,我们手里有证据表明你们之间有联系!”

唐威一听到这话,忍不住低下头来,使劲撇了撇嘴,心说你们真把李海当菜鸟啊,这么搞是搞不定他的!连那中年男人也很想摇头,这种手法实在不怎样啊,要是真的有证据的话,现在对李海就不是拘传,而是直接出逮捕令了。审讯中很多时候,确实是需要诈一诈,但是也别诈的这么简单粗暴好不好?

李海倒是没有直接揭穿,反倒显得很愤慨:“这是污蔑,是污蔑啊!警官,你们可得查清楚了,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不对?咱们搞法律的得讲证据,得有完整的证据链,才能定论,不能唯口供啊,有口供不能定罪,没有口供如果证据充足,也可以定罪,这些老师没教过你们吗?”

妈蛋你还上起法律课来了!年轻制服男知道自己没有诈住李海,有些沮丧,不过他能选到这个专案组里来,本身素质也是很好的,一再的挫折,反而让他能够沉下心来面对李海,果然不能当做一般的嫌疑人来对待啊!当然这种时候是不能露怯的,他面不改色,冷然道:“我们当然会做详细的调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的问题,你自己说清楚,别去管别人了。还有,请你不要心存侥幸,和我们对抗是没有出路的。”

中年男人紧盯着李海的表情。他们手里当然没有证据,被抓到的那个开车的大内侍卫,嘴巴紧的令人难以置信,一口咬定了,是他开车没开好,不小心撞倒了王超凡。尽管对于大内侍卫的驾驶技术和心理素质来说,这种说辞令人无法接受,可是却也找不出什么破绽来,这世界上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也不见的就少了。

从大内侍卫这边打不开突破口,没办法,他们才连夜请示,决定从李海这边试试。实际上,他们并不是想要找出什么证据,甚至也不需要李海承认他的犯罪事实,而只是想要确定一点,李海到底是不是和这个案子有关!说白了,涉及到大内侍卫会被人买通,来危害被保护人的安全,这个问题已经大到了超过一般法律秩序的程度,他们不需要足够的证据,也不需要令外界信服!

只要能确定这一点,强大的国家机器,就会发动起来,碾碎一切挡车的螳螂,别看李海年纪轻轻身家亿万,也不过就是个头稍微大那么一点的螳螂而已。只不过,李海也不是没有人在保他,他们需要找到足以令人相信的东西,来说服那些人,给他们一个交代而已。在这一点上,在很短的时间里,上层已经基本达成了共识,哪怕只是这位负责专案组的组长,个人判断李海确实有嫌疑,案件的审理规格都会升级。

至于法律?切,那种事情不过是刷刷墙的门面功夫而已,只要想,只要上层有足够的意志,想怎么摆弄都可以。就像过去电影里,东厂的公公们可以随便给被抓的人写张圣旨一样,造个案卷出来算毛?

“哪怕是神情慌乱,眼神闪烁也好啊!”中年男人死死盯着李海的任何举动,包括他的眼神,面部肌肉,还有下意识的肢体动作。在他的眼中,没有人能够说谎!他的眼睛,就胜过最好的测谎仪!经历过这么多年的审讯侦查,又经受过专门的训练,中年男人早已达到了,单凭眼睛就能断定一个人是否有罪的程度。

遗憾的是,今天他算是遇到对手了,李海虽然没有受过严格的反侦察反审讯训练,可是他的身体,是经受过神力洗礼,已经到了一个非人类的程度,全身上下每一根肌肉每一块骨头每一寸皮肤,都处在他神念的控制之下;更不要说,李海的神魂,也处于钱神的神力保护之中,他哪会因为说几句谎话,就露出什么马脚来?

对于年轻制服男的话,李海做无奈状:“能这样最好,那你们还揪着我问什么呢?好吧,我承认了,打电话的时候,我确实是很想去打断王超凡的腿的,你们知道那混蛋有多可恨吗?开车撞到人,这不是什么,可是你不能肇事逃逸对不对。那就是人渣啊!卧槽我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火,听说王超凡的腿真的断了,我爽啊,爽得不行!苍天啊大地啊,是哪路神仙帮我出的这口气啊!”然后心里补了一句,是钱神,我知道的,所以就不用谢了哈。

年轻制服男罕见地没有打断李海的话,他在看边上自己的领导。这案子审到这份上,已经必须改变策略了,可是要如何改变?他的任务,只是限于从正面压迫李海,让李海说话,表现,以便中年男人仔细观察,看出李海的虚实而已。至于李海会不会承认,这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么大达到事情,谁会老老实实承认呢?

可中年男人也是犹豫不决。从李海的各种表现里,他都看不出有什么破绽,但如果就这么算了,却又没法对上面交代,不管怎么说,李海是目前为止最有动机,也最有可能实施这起伤害事件的人了。要是轻易把李海放过去了,那就必须要有个交代,要么找出新的犯罪嫌疑人来,要么就索性当做意外事故结案拉倒。而李海的表现,还不足以令他决定就此收兵。

“先休息一下。到吃饭时间了,你想吃什么?我请你了,不过限于食堂盒饭。”中年男人笑着站起身来,冲着李海摆了摆手。李海也笑了:“我也正好饿了呢,那我就不客气了,来个三素两荤吧,我要吃鸡腿和鱼丸,汤就榨菜肉丝汤好了。简单吧?”

看着屏幕上,李海狼吞虎咽地吃吃喝喝,专案组的人们却是举棋不定。唐威把身子缩在角落里,上午的审讯时间不长,可是他已经受够了,对于这次审讯的前途极其不看好。既然李海多半会平安无事,那他吃饱了撑得,跳出来跟李海为难?

中年男人出去接了个电话,至于内容则无从知晓,他回来的时候,仍旧显得很平静。唐威低着头,不说话,一心只希望能早点结束。“放手吧,放手吧,这案子就算真的和李海有关,也权当没这回事,大家都省事,多好呢?”

只可惜,事与愿违,中年男人一句话,就让唐威浑身都发凉:“唐局,你觉得,我们能不能现在就批捕李海?至于口供,你不用担心。”

卧槽,这是要硬上了!唐威叫苦不迭,哪怕他深知司法机器的强大之处,却也没多少信心。你们特么抓人是痛快啊,回头搞不定李海的话,倒霉的还是我吧?现在我该站在哪边呢?第一二二六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