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二七章 踢皮球

第一二二七章 踢皮球(1 / 1)

第一二二七章

唐威很清楚一点,李海不是那么好抓的!现在这种程度,大家还是在规则圈子里玩,都有个限度,不管玩出什么结果来,事后也不会落下恩怨。可是如果一方不讲理,准备跨过底线来硬的,那性质就变了。真要是放开了限制,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那是什么后果?

挣扎了半天,唐威还是决定,要为自己的未来争取一下,他不想得罪一个这么年轻又强大的敌人。“我们都知道,目前我们手上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支持逮捕李海,单凭一段电话录音是不够的。就像李海说的那样”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中年男人就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我知道,现在我问你的是,不管证据不证据的,能不能批捕李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唐局,你作为本地人,和李海的接触又比我们多,应该对局势有更为精准的预测。我现在需要的是你的意见而不是别的什么。”

妈比!唐威把心一横,心说你们要想乱来也行,先把我摘出去!他瞪着眼睛,大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保留意见了。你们知道去年的伍豪事件吗?那一次可是出动了军队,搞得市面凋敝很久才恢复过来,全市死了数百人,伤者十倍,被抓的将近万人,到现在各大监狱还是人满为患!”

中年男人皱眉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就这样批捕李海,上次的情况会再度重演?”

“不会重演。”唐威的话,刚让中年男人放松了一点,却又更加紧张起来:“会严重十倍,之江地方政府的秩序都会受到重大冲击!弄不好,会搞到像在西疆那样,戒严一年都稳定不下来。”

年轻制服男在边上有些不满:“唐局,你这是危言耸听吧?李海才这么一点年纪,他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就算是这样,现在把他抓起来了,下面群龙无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而且据我们所知,李海并没有接受什么境外组织的控制和领导。”

“别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唐威怒视着对方,他其实是半真半假,会不会搞到这么大,他也没十足的把握,不过这时候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然后歪肩膀卸担子,就比较顺理成章了不是?“我是负责本地治安的,对此我最有发言权,别看李海年轻,上位的时间也不长,可是他对本地各个行业组织的控制,比伍豪更加严密有效,连地方政府要发展经济,都得看他的眼色行事。你们要抓他,可以,拿出足以服众的手续和证据来,还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会是什么下场,这样我们才有底气,去和他下面那些人沟通,稳定住局面,慢慢构建新的秩序。”

看着专案组几个人不同的脸色,唐威心中快意,叫你们由着性子胡来!尼玛的,以为是京城下来的,就可以蛮干吗?告诉你们,不可能,想蛮干可以,别指望我帮你们背这个黑锅!他继续甩开腮帮子道:“你们可以不需要证据,制造证据抓人,那我也告诉你,对于那些人来说,也一样不需要证据。一旦他们发现,上面会用最粗暴的方式,摧毁他们现在赖以生存的秩序,你们认为会发生什么事?尤其是在经历了一年前的清洗之后?”

中年男人面沉似水,实际上他也不赞成就这样强行批捕李海,但是上头总是这样,站在高处发号施令,自以为高瞻远瞩了,却看不到脚下的绊脚石有多大。

年轻制服男到底气盛,大声道:“那又怎样?难不成他们还敢暴乱吗?反了天了还!这是谁的天下!”

砰地一声,唐威一拳捶在桌子上,站起身来,正气凛然地大喝道:“现在是官逼民反!没有任何证据,伪造证据来抓人,这种天下还不让人说话吗?你是不是党员,你的党性去哪里了!你学的法律在哪里!总之我不同意申请批捕,如果专案组强行要求提请检察院批捕的话,那我就退出专案组!”

年轻制服男涨红了脸,目光却不禁垂了下去,不敢和唐威对视。他毕竟还年轻一些,心中还存着坚持,唐威的话,正好打中了他心中某些不容亵渎的地方。中年男人却是更加老到,从唐威后面的话里,他就听出来,这家伙无非是不想承担责任而已,把话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的,狗屁!真要是坚持原则,那就不该是退出专案组,而应该依照程序向上级申诉。

“恐怕再坚持下去的话,这官僚没准还会提出,要建议批捕的上级,给这个决定背书吧。也好,有他这么一闹,我也有借口跟上级交代了。”中年男人心中盘算着,却不用说出来,当官僚的都得有这本事,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密码,他们自己相互之间都能听得懂潜台词,别人就是云里雾里,解释了都未必能明白。

“好!唐局有原则,有立场,我很佩服!我马上把你的意见向上级汇报,请上级听取我们一线同志的意见,再慎重考虑一下处理意见。”中年男人重重地拍了拍唐威的肩膀,意味深长地一笑,小样,我让你躲,现在先帮你在上头备个号。

唐威立马心头一苦,特么的,这下被人玩进去了!想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坚持要逮捕李海的人,要么就是真正的位高权重,要么就是和李海有解不开的私仇,他这么搀和进去,拦着不让批捕,还不被视为地方保护伞的一员?于是唐威嘴上谦虚了几句,暗地里已经在盘算着,要怎么从李海那里捞一笔,然后赶紧出国拉倒了。且慢,还是看看此事最终的结果到底如何。

仍旧守在医院里的王主任,正在焦急地抓着手机踱来踱去,陡然间铃声响起,他立马接了起来:“什么,专案组不同意批捕?这帮官僚!肯定是保护伞!太可恨了!我建议把李海异地审讯,这事就是他主使的,没跑!”

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王主任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好吧,我明白了,我应该避嫌,服从组织决定。是,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再见。”放下电话,他却并不像说话时那么愤慨和激动,嘴角反而露出一丝冷笑:“一帮混蛋啊,就想拿我当枪使,有那么简单吗?嘿嘿,谁想捞一票,就自己出来,别想我替你们火中取栗!”

他之所以建议异地审讯李海,其实就是为了让对方拒绝自己。想也知道,拘传而已,哪有异地拘传的道理?李海诚然是可恶的,王主任到现在还认定,这事跟李海脱不了干系,不过那仅限于儿子的腿。现在问题扩大到了,关于大内侍卫有没有被渗透的范围,这事儿就大到没谱了,王主任哪敢往里搀和?

反正他刚刚升上来,估计也不可能再往上爬了,就算跳到前台卖力表现,事后也得不到足够的利益,难不成就为了给儿子的腿报仇?身为一个老官僚,王主任可没那么蠢!倒是摆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还能给自己挣点印象分,不管最后哪一方占了上风,他自己至少可以全身而退,没准还能捞点小好处。吃亏就是占便宜!

空中几个来回,皮球又踢回到专案组这边,这回中年男人可就底气十足了:“什么?那我放人不放人?现在只是拘传而已,审不出什么东西来,我可不敢把人扣着不放。关足二十四小时?行啊,那我们能不能扣留他的护照,限制出境?你也知道,他可是有私人飞机的,说飞就飞了,没那么容易盯住。”

放下电话,中年男人看看周围没人,狠狠地骂了一句:“一群混蛋!”一味的就知道指挥下面做事,自己却不敢承担后果,总是打着好处自己得,黑锅下面背的鬼主意,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李海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淡而无味的茶水,他倒是很淡定,料想这会儿外界肯定是吵翻天了吧?对于自己的命运,李海并没有多少担心,虽然涉及到大内侍卫的问题,上面是可以不讲理的,但那也得分对谁。而李海认为,自己已经不再是可以不讲理的对象了,就凭他所知道的那些机密情报,一旦上面真的要和他翻脸的话,那就得把事情做绝了,以免他到了外面瞎说。

更严重的是,假如李海真的叛变到国外的话,凭借他在之江的深厚根基,之江会立刻成为一个大漏洞,怎么堵也堵不住!除非是像二十年前对待海峡邻近省份那样,几乎不给任何发展余地,才能保证大局稳定。可那样的话,像江南省这么一个举足轻重的经济大省,其经济就要受到巨大的影响了,损失难以估量!这种责任,谁能承担?

“我站在城楼观山景”后面怎么唱来着?什么什么司马发来的兵?哎呀,李海叹了一口气,这可是当年爷爷最爱听的戏文,空城计啊,自己小时候耳濡目染,现在却也忘得差不多了。

审讯室的门又再度被推开,三人组再度鱼贯而入,中年男人笑着道:“李海,心情还不错?看来午饭一定很合你胃口。”

李海笑着点点头:“是啊,伙食不错,我承你的情了,回头我请你,上哪都行。”

中年男人目光微微一沉,心中暗骂,李海这混蛋,简直就成精了,看来他已经断定,自己只能放人了!第一二二七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