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七一章 步步惊心

第一二七一章 步步惊心(1 / 1)

第一二七一章

中午吃饭时间,李海坐在一家饭店的包厢里,等候大市长吴燕玲的光临。想起刚才,自己还在和警官交流,一个不好就要惹上官非,现在却要和市长觥筹交错,商议如何通过官府的渠道,成功攫取一份庞大的资产。这中间的变化,起落也实在有些巨大,很有点“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的感觉。

大概这就是很多搞技术的人,在社会上混不开的缘故?心态上调整不快不到位吧搞技术的人,是需要专精一致心无旁骛,比旁人钻的深还要坐得稳,才能有所成就的。可见术业有专攻啊!

环顾包厢周围,李海又觉得几分惊讶。和吴燕玲吃饭,不止一次了,不过以往都是在些非常高大上的地方,好比上次在西湖边的龙井山庄时,一桌人独占一个院落,吃一顿饭就消费二十多万,即便李海现在身家不菲,可是看到那账单,心头也要抽一抽。

可这一次,是吴燕玲的秘书陈雅青给定的地方,李海也就无所谓了。却没想到,到了地方才发现,这饭店规模不大,装修也不豪华,就是一般吃饭的地方,饭店里还到处打着特价菜,吃多少送多少的招牌,来往的客人也不算很多,包厢倒是都坐满了。李海有点不明所以,这算是几个意思?按说自己请吴燕玲吃饭,她堂堂市长,用不着给自己省钱吧?当官的,不都是信奉吃吃喝喝不算拿钱吗?

至于陈雅青叮嘱自己不要出去迎,就在包厢等,这一点李海倒是能够理解,毕竟吴燕玲身份不同一般,堂堂副省级的大员,干的还是正职,哪怕放眼全国官员,她都算是够分量的。被人看到她在外面和人吃饭,对象还是李海这种地方土豪,那说不定就会有各种流言猜测出来,身为官员,还是谨慎低调得好。

门开处,吴燕玲当先走进来,陈雅青跟在后面,李海赶紧起身迎接,这场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好在如今,不管上面风云如何变幻,吴燕玲也不敢再轻视李海了,她今天既然答应来了,自然有她的打算,所以双方应酬几下,居然也是气氛和睦。

服务员上了菜,因为是中午,酒也不喝了。吴燕玲倒了一杯果汁,和李海碰了碰,就问李海的来意。李海三言两语,将因果说了一遍。

吴燕玲听说,李海是盯上了方超身后的遗产,脸色有些变幻不定。她的消息渠道,也是灵通,最近之江所发生的大事小情,她都能知道一些,至于李海这边,是上面不少派系合意打压,也在吴燕玲的意料之中。所不同的是,她并不看好这种打压,李海这个人,多次的表现都是出人意表,每每从看似极其悬殊的逆境中都能翻身,何况这次是在之江,在他自己的地盘上交手,上面又不太同意直接暴力拿下?这样此消彼长地算下来,其实李海的胜算应该更高才对。

有鉴于此,吴燕玲就有心置身事外,没有搀和在其中。也正是因为她的态度,使得李海在本地的资源没有受到太多掣肘,得以尽情发挥。即便如此,早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听说这种战果,吴燕玲也对李海的能量暗自心惊,几次三番的小手段,非但没有动得了李海,反而被他反击成功,方超连命都丢了,现在身家还被李海盯上!

这么一想,李海的出手凶悍程度,简直就是非人类等级的,杀人不算,还要敲骨吸髓!吴燕玲心底一阵寒气冒上来,又有些庆幸,自己虽然和李海也有过冲突,还有自己那老公,也是不知死活地去挑衅李海,结果居然还算不错,除了受了点钱财损失,运气都还不错呢!

不过,要不要帮李海这个忙,让他能拍下方超的股份,这又让吴燕玲很是为难了。李海见她沉吟不语,头顶上又不见什么明显的估价,就知道吴燕玲是真的为难,而不是想要待价而沽。便很是“和气”地问道:“吴市长,有什么不好办的地方,你尽管指教,我今天就是来向你请教这中间的门道的。”

吴燕玲捏着杯子晃了晃,陈雅青很知趣地闪人,说是去看看要不要加菜,虽然身为秘书是一等一的贴心人,不过该避讳的时候还是得聪明一点啊。等陈雅青出去带上了门,吴燕玲放下杯子,正色道:“李海,最近有人针对你搞事,这你我都心知肚明,本来按照我的阵营,我是应该帮忙伸手的,但我都没有,基本上采取的是置身事外,不偏不倚的态度。这一点,你能体会到吗?”

李海点头,他身为之江目前最有影响力的人,对此当然也很明白,吴燕玲要是全力出手,李海当然也不怕,可是终究要多些麻烦。所以人家既然提出来了,这个人情他就得领了。

吴燕玲又道:“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我不出手对付你,就很不可思议了,不过我上头有省委大首长,他的态度摆在那里,我这么做也还情有可原。但是要我帮你,还是帮你去收购方超身后留下的财产,这可就彻底违背我的立场了,你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李海心中一哂,这就是他不愿意从钱神神使,转职为权神神使的一大原因,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干什么事都不能单纯凭着自己的本心,要瞻前顾后,要如履薄冰,顾虑这顾虑那的,做人做到这种份上,哪怕能享受到权势的美妙滋味,又能有多少乐趣?当然,这属于人各有志,他也无意贬低别人的选择,只是单纯和他自己的心性不合而已。

涉及到吴燕玲的官场站队,这就不是区区金钱利益所能打动的了,因为吴燕玲并不看重从中可以捞到多少好处,更是将是否帮忙李海收购方超的遗产,当成了一次官场表态站队的标志。既然这样,李海也不多说,笑道:“原来如此,那倒是我考虑不周了,燕玲市长对我是推心置腹,我也很感激啊!不过,我还想请教燕玲市长,这个程序这么走,总是没问题的吧?”

吴燕玲心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要是一板一眼帮你把程序都走到了,让方超的股份进入官府拍卖的程序中,那不等于还是帮了你的忙了吗?此时就深感官场难混,含糊立场左右逢源不是那么容易的啊!上面赵老二态度暧昧不明,下面李海是咄咄逼人也招惹不起,手里还有她和小叔子私通的证据,吴燕玲这等于是在受夹板气。

想了想,只好道:“李海,至少在表面上,我是必须坚持立场的,所以这个拍卖,我会设法拖延,但是不会刻意抵制。对外面,我就说因为你一年以后,就会离开之江基金会,所以到那个时候,这股份如果还没有进入拍卖程序,那就等于是无疾而终了。这一年之中,你如果能够促使拍卖提前,那也是你的本事,我就顺水推舟一下你看这样如何?”

还真是打的好算盘,就想着两边讨好!李海暗自一声冷笑,也知道吴燕玲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她能接受的极限了。正常情况下是这样没错!但是,要等一年,还得格外想办法动心思,对于李海来说,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接受的,而且这又何尝不是吴燕玲的缓兵之计呢?

一年时间,我李海都从一介在校大学生,成长到如今这样地步,单单是为了十几亿的股份收购,我还要再等一年,还得各种手段?那我还混个屁啊,神明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好吗!“钱神你不要忽然跳出来教训我,会扰乱我的思路的!”李海很没好气地把叫嚣了一句的钱神神念给排除出去,不过,钱神这话虽然不太中听,倒也说中了他的心思。任由吴燕玲这么操作,自己可不光是白白领了她一个人情还一无所获的问题了,更主要的是,干掉方超再收购他手上的股份,这是李海对万海平,及其身后的人进行报复,展示自己力量的必要步骤,要是一拖就是一年,最后搞不好还来个不了了之,那还有什么效果?被人笑死了要!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才是报复的真谛,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只是胆小又无力的人的托词而已。你可以隐忍十年,别人也可以发展十年,到时候你一样要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隐忍有什么用?李海用手指的桌子上轻轻一点,笑了起来:“有燕玲市长这个表态,那我就可以放心了!回头我会策动,叫人把报告交上来,相信燕玲市长,会给一个明确的批示吧?”

“嗯?你这是没听懂我说的话吗?”吴燕玲一怔,再看到李海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这才明白过来,这家伙居然是在逼宫!她心中恼怒,不管怎么说,吴燕玲也是在四十多岁的年纪,就做到了副省级的大市长,自有一身的自负,被人当面这么逼宫,哪能不恼火,刚才都说了自己不宜表态,站个中间不偏不倚,让你们双方去争夺也就是了,怎么还非得欺上门来!李海啊李海,你就不怕把我逼到你的对头阵营里去,大家撕破脸吗?第一二七一章完

【作者题外话】:晚上再补。出门在外各种不便……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