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七九章 酒夜话

第一二七九章 酒夜话(1 / 1)

ads_wz_txt;

第一二七九章

“这个,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海看着已经相互拉扯着,弄得几乎一丝不挂的两个美女,很有些无奈。林沐晨的相貌,严格来说是比不上朱莎的,就连身材,也因为职业的原因,缺少了女性的一份柔美,甚至还有几处疤痕,当然整体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也算养眼就是。

但,李海对于林沐晨,一直也没有多少非分之想,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林沐晨,相反对于这个很是阳光,又很照顾他的大姐姐,李海心中还是存有一份好感。只不过,作为一名新近蹿升的高富帅,李海生活中围绕的美女,实在是太多了一点。人性就是如此,吃惯了大鱼大肉的话就不稀罕了,偶尔来份清粥小菜才会有新鲜感。

今天是形势特殊,李海一时也走不脱,只能等到林沐晨和朱莎都睡着了,再想办法溜走好在,因为到朱莎这里来的特别关系,李海上来之前,都会把手机留在车里,不会出现很多电影里那种脑残情节,最紧张的时候忽然有个手机打过来铃声咣咣响之类的场面。

卧室里,林沐晨已经把朱莎身上仅有的一件睡袍给扯掉了,将朱莎压在身下,凭借她身为特警的体力和身手,让朱莎动弹不得,自己却反身过去,用手摸索着朱莎下面,口中啧啧连声:“哇哇,莎莎你动作好大,这里面好松快,感觉像生了孩子一样!我说你私底下,是不是经常都自己玩自己啊,都玩松了喂!以后你找老公,还得找本钱雄厚的,要不然满足不了你呢!”

李海心说,朱莎一点也不松,很紧致很极品啊!不过,要是这么说起来的话,大概是因为自己的本钱太过雄厚,所以撑大了朱莎的秘密花园?嗯,没错,一定是这样!

朱莎被林沐晨说得满脸通红,挣扎了几下却又挣扎不动,急的两条白生生的长腿在那使劲踢腾:“你还不放开我!我翻脸了啊!变态!”

林沐晨知道朱莎的性子,端庄严谨,有些方面甚至近乎古板,见她是真的急了,也不敢再乱来,放开了朱莎,还主动把睡袍给她披上。朱莎拉紧了睡袍,没好气看她:“你大半夜跑来干什么?门铃也不敲就这么直接拿钥匙闯进来,我下回要没收你的钥匙了。”一边说着,朱莎一边背过身去,拿纸巾擦了擦自己下面,不觉也有点羞赧,水量确实充沛!

林沐晨伸个懒腰,把警服都脱了,连袜子都甩在地上,晃了晃一头短发,趿拉着拖鞋跑到客厅里,把她来时手里拎着的袋子,又拿到卧室里,一样样从里面掏出各种东西来,除了好几瓶酒,就是食物,貌似还有几份打包的烤串和油炸臭豆腐什么的:“找你喝酒来的!行了,长夜漫漫,你又不允许我用身体抚慰你,那就一起喝酒。”

朱莎啐了她一口:“不要脸皮,你就这么喝?好别扭!”她倒是自顾自把睡袍给穿上了,去拿了两个高脚大肚杯子出来。

林沐晨一脸的满不在乎,把短发甩了甩,拧开一瓶红酒,满满倒上两杯,差不多就倒完了一整瓶。她抓起来,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下去三分之一,朱莎盯着她看,眼睛都直了,有这么喝酒的吗?这不是以往闺蜜一起品酒说悄悄话的节奏!

李海倒是有点理解了,林沐晨这应该是被郁闷到了?想来,林玉荣上任以后,她夹在林玉荣和自己之间左右为难,也确实够憋屈的。事关重大,又有保密纪律,她也没法随便和谁说,除了朱莎之外,林沐晨还能找谁倾吐呢?

不过,李海也想跟朱莎一样吐槽,你喝酒就喝酒,把衣服穿好了好好喝行不行?这里好歹有个健康精壮的男人坐在这里呢,就这么看着你一览无遗的,还不能动也不能声张,小伙伴藏在裤子里都快藏不住了,要破颖而出了你知道破颖而出这个成语的由来,你知道?嗯这里用的就是其本来意思。

是男人都知道,那地方涨起来有多难受,女人们总是吐槽男人管不住下面那玩意,那是因为她们不了解,有些时候那玩意确实是能冲破男人大脑的控制的,该它硬的时候未必硬,不该它硬的时候就拼命硬,硬的简直要爆炸!这会儿李海就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只能祈祷俩人快点喝多快点睡着,自己好带着这不安分的小伙伴,早点闪人。

还好,看上去这个目标,也不难达成,因为林沐晨今天喝酒这架势,貌似就是奔着把自己尽快干掉而来的。她也不吃下酒菜,也不多说什么话,就是一口接一口,大口大口地喝,除了时不时和朱莎碰一下杯子之外,干脆就当朱莎不存在一样。

倒是朱莎看不下去了,眼见林沐晨几口就灭掉了一瓶酒,又去开第二瓶,她连忙抓住林沐晨的手腕:“你有话想说,那就说,我听着。照这种喝法,你给我去洗手间喝去,要吐也吐在马桶里,省得我收拾啊。”李海对朱莎又刮目相看了,原来朱莎也有言辞这么尖刻的时候啊,真不愧是大律师。或许是因为被林沐晨窥见了尴尬的场面,所以朱莎趁机挤兑林沐晨?

还别说,这招还挺管用的,林沐晨果然没那么猛了。她苦笑一声,放下酒杯,打开两袋下酒菜,吃了两口,才道:“莎莎,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我心里堵的慌啊!李海最近碰到什么事,你知道不知道?说真的,我觉得挺对不起他,可是我穿着这身制服,我别无选择啊!”她说着,忽然被呛到了,捶着胸口一阵咳嗽,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朱莎摇头,抵给林沐晨一条纸巾,等她安静下来了,才道:“我知道一些,你也别想太多了,李海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他会理解你的处境的。”

林沐晨是什么人?她不但是朱莎的经年闺蜜,还是一名优秀的特警,哪怕现在状态不太稳定,也能从朱莎的言语之中,发现不同寻常的地方:“咦,你对李海很了解吗,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喂,我说你们俩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朱莎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和李海有了那种关系以后,被林沐晨这么突如其来地一问,不管心理素质再好,都会露出破绽。幸好,她和李海会走出这一步,来到今天这种关系,本身就是个异数,她哪里会露出常人会有的反应?反正李海在她心目中,顶多就是个比较特殊的学生,做梦时经常会梦见而已。

冲着林沐晨翻了个白眼,朱莎呷了一口红酒,拈了块臭豆腐吃了,道:“瞎说什么呢?我在基金会也是高层了好,知道些事情有什么奇怪的,我们和万方集团的商战,法律事务还是我经手布置的呢。这不,今天又接到任务,要准备参加政府即将举行的,万方集团股份的拍卖会了,需要准备各种资料和法律文件,你说我能不知道吗?”

林沐晨一想也对,心说自己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以朱莎的古板性格,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学生有特殊关系?她释然道:“说得也是,要我说啊,这种事情我们警方就不该插手,让他们斗去,输赢谁输,只要不触犯法律,关我们什么事?我最烦的,就是法律外的因素,干扰到法律的运行了!可偏偏,我叔叔跑来当局长,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不支持他也不行啊,好烦,真的好烦!”

不知不觉,两个女人又靠在了一起,林沐晨大大咧咧地把朱莎的腿放平了,当枕头用,要知道朱莎这会儿也就穿着件短睡袍,这么坐在床边上伸出腿来,那妙处也等于没了遮掩似的。李海简直看不下去了,心说你俩怎么还没喝醉呢?好在,今天听这个意外的墙角,还是有些收获的,从林沐晨的话中可以听出来,林玉荣并没有对自己阴奉阳违,说一套做一套,在万方集团的问题上,他已经决定彻底袖手旁观了。这样也挺好的,李海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但也不会喜欢两线作战的滋味。

林沐晨大概也喝到一定程度了,她放下酒杯,转头嗅了两下,又吹了一口气。她的口鼻,正对着朱莎的睡袍下摆,一口气吹过去,就把真丝睡袍的下摆给吹得荡了起来,把朱莎那稀疏的芳草地给露了出来。朱莎下面还有些水,没干呢,被她吹了一口气,顿时一阵凉意袭来,忍不住夹紧了两条丰腴白皙的大腿,嗔道:“你又在干嘛呢?别胡来啊我警告你,我可不是百合。”

“我也不是!”林沐晨翻了个白眼,道:“我就是好奇,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自己安慰自己,还玩得这么乐呵呢。哎,我是不是搅了你好事?话说我听人说,一般在这种时候,女人都会有性幻想的,你是幻想的谁啊?别不承认,看你这么多水,刚才我进来时看到你那姿势,真够放荡的呢。”

李海正百无聊赖地坐着,朱莎的回答,令他一下子就把心眼提了起来朱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酒精的影响,神智又变得不那么清楚,居然下意识地答道:“是李”第一二七九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