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八六章 认账

第一二八六章 认账(1 / 1)

第一二八六章

文素悻悻然地在会客室坐下来。其实这与其说是会客室,倒不如说是等候室,凡是求见李海又不得其门而入的人,都会在这里呆上一会儿。好比现在吧,除了文素之外,就还坐着好几拨人,彼此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看到文素进来,有人就是眼前一亮,文素本身就是一个年轻的美女且不去说,光是看她的气度神情,也不是一般人啊。

马上就有人想过来探探路子,可是文素却理都不理,她平时接触的都是什么层次?李海在她面前也只是乡下土鳖一个,京城里出来的人看外地人都是普通群众嘛,而这里的人,大多是来巴结李海的,身份地位更是连李海都比不上,对她来说有什么值得关注和应酬的价值吗?

至于为什么文素会沦落到,和她眼中提不上筷子的jué色,成了一个盘子里的菜?这就得说李海的决断了,刚才他是终于发现了朱莎的状态不对头,毕竟是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一旦看出了苗头,李海当机立断,就把文素给撵了出去。至于理由,需要理由吗?我的地盘我做主,李海才不管文素的抗议呢,一手提溜着,文素还没明白过来,人已经到了门外,归岳蓝接待了。

脸上仍旧带着恚怒,文素心中却是暗喜,李海这种不由分说就清场撵人的态度,不正好说明了他心虚吗?没想到啊没想到,李海居然胃口这么好,连自己的美女老师都搞上了!当然这在圈子里,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那些年纪轻轻家里条件超级好的公子哥,不都是挖空心思想着怎么玩吗,搞上大学老师已经算落伍了,现在流行的是请上十几个家庭教师,今天上音乐课明天上美术课,至于怎么个上课法,你懂的。

但是,那些被玩的老师,多半是被请来的时候就有了觉悟,最少最少,也是被金钱权势给击倒了,有谁是动了真感情的吗?文素在这一点判断上,倒是很有信心。她不太了解朱莎,但是她对李海还是很了解的,在她看来,李海绝对不是那种会用权力压迫女人,玩什么潜规则,或者是拿钱买笑的男人。这男人或许花心滥情,但是对女人都是用心的,不是玩玩就算。

文素一边想着,心里酸溜溜的,李海明明不是什么专一的情圣,凭什么就对她不假辞色呢?看这家伙,女老师也上了,寡妇富婆也上了,娱乐圈还玩了两大明星一起飞,这边吊着赵家姐妹花,分明就是人渣一个嘛!可偏偏,自己对他几次示好,他怎么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凭啥呢凭啥呢!太过分了!

至于文素自己在和李海接触的过程中,有多少得罪李海的地方,她自然都无视了,天之骄女嘛,男人在她面前不应该大度一些吗?

总之,这次是个好机会,一定要给李海一点颜色看看!文素暗自下了决心,不过到底要如何操作,做到什么地步,这还是很有讲究的,至少这消息肯定不能乱传,自己那些盟友,很多都不靠谱的,拿到这种筹码万一乱来,惹急了李海那就不好说了。涉及到李海的女人,他会做出怎样激烈的反应,方超就是前车之鉴,程潜也是个好榜样啊!

文素在这边暗暗盘算不提,在李海的办公室里,李海正在头大无比,他倒不是头大这事被文素看出了会怎样,因为还没顾得上考虑这个wènti,现在摆在他眼前的是,朱莎的心理状态极其不对头!

赶走文素的举动,似乎成了一个导火索,朱莎把这看成是自己和李海的关系暴露的信号,顿时就无法接受地失控了,就连李海抱着她想要安慰她,都被她用力推开。李海只好防着她跑出去,一旦跑到大庭广众下,那事情就真的不好收拾了。

“怎么办呀,头痛啊”李海这才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非得好好把朱莎的wènti给解决了不可,但是要,摊牌吗?他有什么牌可以摊出来的呢?要把朱莎扶正倒也不是不可能,但那代价就太大了。关键是,朱莎自己也未必能接受啊!

啊不对不对,这种无能老女人一般的口吻,怎么能从我堂堂神使嘴里说出来?李海转了个圈,坐在朱莎的对面,准备开始扮演一个心理咨询师的jué色。

面对一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对象,心理咨询师们当然各有各的办法,转移注意力啊,放音乐啊,或者干脆让对方哭个够啊李海不是也没有经受过专门训练,不过他自然有常人不可及之处:他伸出手,搭在朱莎的额头上,一道清心咒,悄悄地打入到朱莎的脑海之中。

正处于混乱和自我否定之中的朱莎,被这一记清心咒打进来,情绪好歹没那么激动了。她一动不动,把脸埋在双手里,也不哭了,也不抬头看李海,就这么呆呆地坐着。

李海看着她这样子,心里也是沉甸甸的。不是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可是每次,不管是看着人前,朱莎那端庄高雅的模样,还是在人后,她风情万种的姿态,和李海的相处,都是那么和谐。李海就没办法想象,当朱莎心头的那道堤防崩溃,两种形象都打通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场面?

或许对于很多人,甚至是多数人来说,戴着面具生活都是一种本能,至少也是一个技能,所以这几乎不成为什么wènti。但朱莎不是这种人啊!她活得坦荡,活得自然,恪守着自己的道德准则,即便是当了律师,接触了那么多社会的阴暗面,也从没改变自己的信念。她是现代社会中的少数派,每个人都希望拥有她这样的朋友,可偏偏,她却在自己面前,哭得像个泪人,甚至都不敢出去见人了!

事情为什么会走到现在的境地?李海的思绪,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过去,回到他和朱莎相识的每一个瞬间。一开始没什么特别的,惊叹于朱莎的美貌和气质,这是每个男同学都有的心路历程,但那时,就算是做梦,李海也没有想过和朱莎有什么超友谊的关系,因为朱莎的样子,看上去就是完全不可能搞什么师生恋的人。

“我一直,都很敬佩,很爱戴莎莎姐呢。做梦都没想过,能和莎莎姐有今天这样的交往。直到那一次。”李海一边想着,不觉就说了出来,然后他才意识到,这就是一切的转折点。他和朱莎这两条平行线,从那一刻开始,产生了的交叉。

朱莎身子一颤,那次的情景,也随之浮现在眼前。其实,她很少想到那一天,因为那真是羞耻无比的经历!自己最大的隐私,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偏偏还是自己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后来的心理变化,不是因为李海成为了她的“梦中情人”,光是那一次的经历在脑海中的不断回放,就能让朱莎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和否定之中。

后来,就是她和李海那奇异的关系,一天天地发展了。此刻,朱莎心理上的堤防,已经陷于崩溃。原本这两种状态,朱莎都能切换,能够相互隔绝,但不去想,不代表那些事情就不存在,不代表她完全没有记忆。随着李海的话,那些画面,那些感觉,一点点地都浮现在心头,朱莎的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幸好,一双强有力的臂膀,将她环绕住,朱莎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可是那手臂上传来的力量和温暖,却让她不想离开。

李海心痛地搂着朱莎的身体,感受着她那不自觉的颤抖,在她耳边低声道:“莎莎姐,不管到什么时候,到什么境地,我都会陪着你,和你一起面对,站在你的身前,为你遮挡风雨。”

朱莎摇着头,她张开嘴,却发现自己的嗓子是哑的,说不出话来,也没有力气说话。李海把她的下巴,从自己怀里掏出来,伸手掠去她脸上的泪水,道:“是不是想说,我不该这样做,这都是你的罪孽,不该扯上我?”

朱莎心里一震,李海为什么会zhidào,她没说出口的话,心里话?其实,这正是朱莎心头最大的纠结,因为这段感情,即便是从她的角度来看,李海也基本上是被动的。为什么会发生,她不zhidào吗?如果不是那一次车祸,她莫名地在李海面前失控,事后又始终不能释怀,辗转成了心病,哪里会把李海也牵扯进来?这种罪恶感,这种因为自己,而牵连了关心自己的人的罪恶感,才是朱莎无法原谅自己的真正关键!

被人了解,被人懂,什么都不用说,他都能zhidào。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好啊!不,不能沉迷于此,这样下去,你还是会害了他的!他越是好,就越不能连累他!

朱莎这么想着,又开始挣扎起来。李海却不放手,在他的力量之下,朱莎哪里能挣脱?别说是比力气了,她根本连力气都用不出来。

然后,朱莎就听到了她这辈子听到的,对她最不尊重,却也是令她铭记一生,最为感动的话:“莎莎姐,我可是在你这里,得了无与伦比的甜头啊!你是不是,想让我当个吃干抹净,提起裤子不的混蛋?”第一二八六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