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二九零章 分而治之

第一二九零章 分而治之(1 / 1)

第一二九零章

俗话说的话赶话没好话,就是说的这种时候,哪怕是至亲的人,气头上也难免说些过头的话,只因为越是在乎,就越是不容易客观冷静。朱贵樱便是如此,她身为大律师,本该是理智冷静,智商情商都过人,平时不管是在法庭上唇枪舌剑,还是在生活中巧妙地周旋,都是游刃有余。可是对于李海,对于朱莎,这两个和她牵扯最深的人,又是赶巧了,碰上时间不对头,这才闹得有些不可收拾。

其实朱贵樱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更确切地说,她是害怕了。为什么,自己只是想要逗一逗朱莎和李海,出出自己心里的气而已,谁叫他们都一直瞒着自己,明明自己都不是多么在意了啊。可是怎么三两句话一说,就变成这种局面了?要是李海真的火大起来,是不是就要说分手了?他会让自己马上离开这里,离开他的身边吗?

朱贵樱发现自己是骑虎难下了。她不想搞得这么激烈,可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她也拉不下脸来,就这么放弃节操和自尊,把刚才自己说的话再吃回去,那成什么样子?说不定反倒让李海真的瞧不起自己了。朱贵樱只好梗着脖子,看着李海,等待他的决定,心中一个劲地祈祷着,李海嗑药把持住,不要意气用事啊,自己是女人可以任性一点,你大男人要理智要克制,要有大局观对不对?

李海是真的有些恼火了!朱莎的情况还没稳定,朱贵樱就忽然闯进来,万一激起了朱莎的变化,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损失,那该怎么办?这是正事,哪个男人都不会喜欢女人在自己处理正事的时候来闹的。一时火气上来,就要直接撵人,当然他也没想要分手啊什么的,大不了冷静下来再寻求谅解,当务之急还是安抚好朱莎这边。

话都到了嘴边了,李海蓦然触到朱贵樱的眼神,却又说不出口了。那是怎样一双动人的眼睛,此刻又是怎样的软弱和惶惑!李海不由得便想起,当初自己和朱贵樱冲破界限,走到一起的那一次,如果不是自己的神力暴走,到现在大家说不定还是朋友,朱贵樱也用不着这么不明不白地跟着自己了吧?

虽然现在社会风气在变,很多人都不把婚姻啊承诺啊什么的放在心上,可李海清楚,朱贵樱心里还是有委屈,有期待的,他听到过她的暗自哭泣,也看到过她的眼泪!在朱贵樱的心中,不管自己对她怎么好,这都是无法弥补的遗憾。这样的一个女人,自己真的有权力对她呼呼喝喝吗?

李海要是想压住火气,那是很简单的,神念一动,心中的恼火便被压了下去。不过,要他现在去哄朱贵樱,那也有难度,这女人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这么闹腾还吃得消吗?看她的眼神估计也是有点怕了,知道错了,正好,自己不妨把注意力放到朱莎的身上,对朱贵樱来个无视,让她好好反省一下。

李海哼了一声,扭头不理朱贵樱,却去拉着朱莎:“莎莎姐,你坐下来,我们还没说完呢。要不这样,你到我房间里休息一下?”他这办公室的装修自然是有点档次的,配得上他这几百亿的基金会总裁的身份,后面有一整套休息室,设施也极其完备豪华,别说是五星级了,就连七星级标准都够得上。

朱莎眼神有些茫然,嘴巴里无意识地应了一声,却站着没动。朱贵樱见李海不理她,心里是咯噔一下,李海这是不是已经不想再见到她了呢?连叫她走开都不肯说了!不对,李海已经说了一次了,是自己还存着希望,摆出了强硬的姿态,可是在李海看来,自己根本就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他根本就懒得再说第二遍了吧!

朱贵樱心里就跟被火烧着一样,脚下却是一股凉意泛起,大半个身子都在发冷。想起这段时间来,自己和李海在一起,所享受到的快乐和惊险,虽然也有些委屈,有些遗憾,可这是自从她走上社会以来,最为充实和投入的一段生活了,只有这种生活,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是真正地在过着一个人的日子,自己的心里总是满的,每天早上醒来嘴角都是无意识地在笑的,走出去的每一步,脚底下都是踏实的,有根的!

这一切,是否都将要离自己远去了?朱贵樱只觉得自己是站在悬崖边上,走出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的感觉,平衡已经失去了,而唯一的救命绳,就握在李海的手上不,不,不只是李海,还有朱莎!

这时候,朱贵樱才意识到,从自己进来以后,朱莎就一直没说过一句话。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可是当她想要看看朱莎的时候,却有种力量阻止她这么做。难道自己要向朱莎祈求原谅,祈求她让自己留在李海的身边吗?可是那样得来的,还是自己想要的幸福吗?

朱贵樱深深地陷入了纠结之中,可惜,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纠结,这房间里的三个人,各有各的苦恼,都还顾不上关心身边的人。李海就算是其中情况最好的了,不过他也陷于难以左右逢源的困境之中无法自拔。此刻李海是不是该庆幸,他所交往的女性,素质都还很不错,没有大喊大叫抓头发挠脸皮,展开撕逼大战什么的?

分开,一定要分开,否则搞不定!李海果断下了决定,一手拉住朱莎,顺手抓着朱贵樱的手,很是认真又很是快速地丢下一句:“莎莎姐现在状况很不好,我先照顾她,贵樱姐,请你等我一会儿,我待会跟你解释。”

朱贵樱身子陡然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差点软了下来,一股热流涌上眼底,她赶紧扭过头去,心中对自己念叨着:不要哭出来,不要哭出来啊笨蛋!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哭!可她知道,自己是真的松了一口气,有种近乎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后怕,所以才会这样。李海的态度,正表明了他没有怪自己,也没有生自己的气,不是吗?这样子,其实也就足够了啊!经历了刚才一瞬间,险些要失去的恐惧,朱贵樱发现自己不敢再要求更多了。

然后,她才能够冷静下来,思考李海的话:朱莎的状况不好?是生病了还是被我惊吓到了?朱贵樱才抬起头来,看着朱莎,只见李海扶着朱莎,正朝着里间走过去,朱莎就像个木头人一样,不说话也不挣扎,很是机械地随着李海的脚步,一挪一动。

朱贵樱吓了一跳,朱莎这看着真的是很不妥啊!是犯了什么病吗?

李海把朱莎扶到里间,刚把门关上,朱莎就浑身一抖,好像从梦里醒过来似的,扭头看着李海:“贵樱是不是在外面?她是不是知道了我们的事?我该怎么办,我完蛋了!她一定会笑话我的”

我了个去,要不要这么灵啊!刚才朱莎一句话不说,好像梦游一样,李海就知道不对劲了,这会儿没人了,果然就爆发出来,简直都是语无伦次,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可是这表现,怎么看都是神经质到不行,朱莎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李海心中叫糟,这时候只能下猛药了。他一巴掌拍在朱莎的脑门上,又是一记清心咒打进去,这虽然不太能让朱莎理顺行将崩溃的三观,好歹可以帮助她平复情绪,避免滑向不可挽回的深渊之中。

果然神力法咒好歹是有点作用,朱莎马上就冷静下来,不再那么激动,李海赶紧道:“莎莎姐!你听我说,贵樱姐爱我,她也爱你,她只会祝福我们俩,不会做任何伤害我们俩的事的,你说是不是?”

朱莎怔怔地看了李海一会儿,眼神逐渐变得清澈起来。她苦涩地笑了笑:“贵樱爱你,这我能看得出来。可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原谅我了,我们曾经有过那么深的误会李海,你先出去一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李海心说要是你一个人静一静就能没事,我何必费这么多劲?他很是不放心,可是想说什么,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能马上解除朱莎心中的枷锁。那是朱莎从小做人的方式,是她生活的一个部分,现在却成为了她身上的枷锁,可惜这枷锁,是她自己戴上去的,也只能由她自己摘下来。

无奈,李海也只好答应了,他从房间的饮水机里倒了一杯热水,放到朱莎的手心里,让她捧着,然后,双手捧着朱莎的脸颊,看着她的双眼,认真地道:“我知道你要好好想想,莎莎姐,我或许帮不了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记住,我真心喜欢你,对你真心的爱慕,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你明白吗?”

然后,李海慢慢地靠上去,在朱莎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才退出了房间去,把朱莎单独留在房间里。愣了一会儿,朱莎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刚才李海亲吻的感觉,似乎还留在那里。第一二九零章完

【作者题外话】:卡文,天天卡文天天堵!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