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天才律师 > 第一三三零章 家事国事

第一三三零章 家事国事(1 / 1)

第一三三零章

在李海的预期中,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不说什么阵营啊派系啊立场啊,就说关于自己和赵诗容的婚事,老爸就未必会赞成。估计在他的心目中,他和老战友的交情,都因为自己而毁了呢。

当然这事儿不能怪自己,自己也是受害者,所以老爸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认了。但是自己现在要提出来的,是继续和赵诗容履行婚约,同时还要娶赵诗倩!我卖糕的,对于思想相当保守的老爸来说,这还了得?这不等于是把他的老战友赵老大的面子往地上踩,同时也是在把他的面子往地上踩吗?

想起来都想叹气啊,自家老爹比人家老爹更难搞,这是什么节奏?没辙,摊上了还能咋样!李海只能抱着一种,“连泰山泰水都搞定了就不信弄不过自己亲生爹”的决心,回去找老爹摊牌了。

结果没有惊喜,不出所料,老李爆种了!一直以来,因为对儿子的歉疚,再加上对儿子的成就感到佩服和自豪,老李对待儿子都是相当客气的,没错,就是客气。不过涉及到他的某种底线,老李实在是忍不下了,传统教育中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直接表象化,老李拍着桌子暴跳如雷:“你休想!你做梦!你,你简直是要气死我啊!”

丛惠在边上拉着老李,其实她也不用多紧张,老李火大归火大,可没真想打李海,即便李海的个人实力不是那么强悍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也有所成就了,也不是老爹说打打就能打回头的。老李发飙,只是要表明他的态度,立场坚定不容动摇!

李海有点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其实应该考虑,先把自己家搞定了,回头再去赵家。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已经做过的事情,后悔有什么意义?看着眼前怒目圆睁的老爹,李海很是不忍心,不过显然在目前的状态下,讲道理是没用的,老爹听不进去啊,只能先来一招扬汤止沸,把他的火压下去再说:“爸,倩倩他父亲,叫我下周和他一块儿去京城,说是和要想办法和韩叔那边沟通,协调立场。老爸,到时候你要不要一起去?”

老李先是一愣,这是什么话题,跳跃得太快了吧?然后,他脸色一变,才想到了这话背后的含义。沉默了一会儿,他轻轻拍了拍丛惠的手,示意自己不需要她担心了,才缓缓道:“赵老二都跟你说了什么?”

“不多,就是些高层的默契,关于基金会,还有什么试验田的。不过也足够在我眼前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了。”李海有更多的话没有说出来,他相信老爹是明白人。

老李沉默了下去。李海既然知道了这些,那么他也就能猜出来,李海在安全派系的眼中,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了。事实明摆着,基金会这个试验田如果真的是这么重要的话,安全派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抢到了手,肯定不能白费,不能荒了,而是必须用来推出自己的人选,至少也要用来和别的阵营合作推出人选。

可是,有吗?就算有,李海也根本不知道!这说明什么,说明李海根本就被排除在了这项决策之外,他的存在意义,只限于当个看守者,再过大半年就要乖乖交权,恐怕到那时候,真正被安全派系看中的人,才会浮出水面。

当然,在安全派系的眼里,李海也不算是被亏待了,他反正还年轻,不管他多么有才华,眼下肯定是不可能影响到大局的。以后把他重点培养一下,再过那么十几二十年,应该也能成个气候了。

没人关心李海是怎么想的,没人在意。他的任务就是看好场子,到时候交出来,完事。后面嘛,上面当然不会忘记你的存在,肯定会给你安排好的,比如优先提拔啊,比如重点培养啊,人这一辈子不都是慢慢熬出来的,上面的人上去了,你下面的才好接班嘛!

其实这都不重要,李海也没想怎样,基金会本来就不是他的财产,他只是代管而已,身为一名法律专业学生,他有这种意识,不会像那些国企高管一样,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管理的企业,当成了自家的私产了。重点是,如果这些事情,自己都不知道,而老爹都知道的话,那么自己在老爹的心目中,是个什么位置?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老爹,一言不发。父子之间,说不上谁亏待谁,李海也相信,老李要么是真不知道,要么瞒着他也是有道理的。如果不是话说到这个份上,必须要协调一致了,其实李海也不想把话都挑明了,宁愿像之前那样含糊下去。

老李面色沉凝,好像一座雕塑一样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丛惠在边上忍了又忍,正要张嘴,却被老李挡了回去。

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你现在知道了,你想怎么办?”

李海有点想翻白眼,说实话,老李这反应,在李海看来一点都不意外。李家的家风就是这样,很老派的,这种老派不是三四代人,而是几十代延续下来的,就连宋明那种礼教,在他们看来都属于不那么正规的!简单来说,当爹的在儿子面前,不管怎样都要保持威严,我当爹的说你可以,我有错可以补偿,但是嘴上绝对不能承认的。

小时候在爷爷和自己的那几个叔伯身上,李海就看多了,哪还不知道?好在,他现在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爸,我没说我想怎么办,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我觉得吧,其实你我在这里,都是帮人看场子的,韩叔也是一样,安全派系天生就注定了,他们自己是不可能有什么人出来,进局进常的,对吧?所以说,我们最终的命运,估计也就是拿来和人做交易。你们搞情报的,对这一手肯定不陌生。”

还没等老爹说话,李海又道:“再说,就看之江这局面,赵二伯占着一号大员的位子,想要绕过他搞什么名堂,肯定不可能。这是程老当初还在的时候,已经做好的布局,他才上任不到一年,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挪位子?所以,就算没有我这档子事,最终双方肯定还是要坐下来谈的,是吧?”

老李听着听着,倒是有些糊涂了,不得不抬手示意李海停下:“你先别扯这些,你说你啥意思?”

李海心中偷笑,这是把老爹忽悠瘸了啊!该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了:“我的意思是,对于上面,对于韩叔那边,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本来就有可能这么走的,是不是?顺水推舟,也就是了。”

“我推你个头!”老李这才明白了,敢情儿子的意思,就是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上面那些人从杨老到老韩部长,都是这么个路线设计!这一层,他之前是没想到的,可是听儿子今天这么一提,还真是那么回事。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就能给你李海坐拥赵家姐妹的想法背书撑腰了吗?哪有这么算的!

“如今是什么社会?你们以为是活在深山老林里,不用接触人群,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你这么搞法,人家女孩子一时冲动,是能答应,过后难免就要反悔了,不得长久啊!再说了,上面是这个路线或许没错,但是主动权就两说了,待价而沽和被人找上门压价,这是一回事吗?这笔账回头还不是要算在你头上!”

老李把李海好一顿数落,李海一边低头听着,一边琢磨:还行,看这架势,老爹这口气算是缓过来了,至少肯讲道理了。行,身为一名律师,我什么都怕,就不怕人家跟我讲道理!

“爸,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眼下我也是一时冲动呢,可是我既然冲动了,那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再说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好比一对夫妻没走到头,离了,可这不代表他们一开始结合就是个错误,对不对?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是在发展变化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嘛!”

丛惠别过头去,不想让自己的笑容被李海父子俩看出来。她也有点服了李海了,这嘴皮子真是够给力啊,老李这脸都憋红了,愣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其实李海说的,基本上属于是歪理了,什么叫辩证法?辩证法就是你怎么说都行,真理是相对的。关键在于,家务事它就未必能讲道理,这是讲感情讲心的地方,讲道理要是能管用,也不会有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说法了。

老李张口结舌,他感觉李海这说的不对头,可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头,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小子跟我扯什么辩证法?你老子我学辩证法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总之这个事情,你办得不对,忍一忍,等你这股冲动过去了,回头再看,你会感激我的!”

李海把手一摊:“爸,你意思就是我应该两个都不娶,看着她们俩痛苦去?哦,也对,你们那一辈喜欢看的电视剧,好像都是这么演的,不过不好意思,我们这代人不是这样的,哪有三个人都憋屈着,就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的道理?去他的吧,别人自己屁股后面都不干净呢,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谁在乎!”第一三三零章完

热门推荐
混沌剑神 旷世帝尊 绝世仙君 逆天修真 1875我来自未来 控球法师 绝品透视眼 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