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恐怖片场 > 第1522章 漫长的等待

第1522章 漫长的等待(1 / 1)

拍摄过程中,钱仓一不禁开始思考鹰眼那边该怎么处理,按理来说,如果密码是三维文字对应的轨迹,那么输入密码的过程应该也一样,当然,也有可能是选择题,提供几个选项供选择,但可能性不大,密码毕竟不是验证码。

在确定文字移动有一个轮回,也就是30秒之后,他将视频发给鹰眼,由于视频大小不小,而信号又很一般,传了将近有1分钟,手机屏幕上才出现发送成功的通知。

钱仓一心中松了口气,接着,他将视线放在缸中之脑上。

“这部电影,虽然是鹰眼的现实世界,不过被地狱电影归类为电影,恐怕并不只是为了让我帮助鹰眼调查世界的真相,一定还有其他意义。说起来,以地狱电影的能力,完全可以直接拒绝演员调查,但是并没有,甚至还提供一定帮助,这是否意味着……

难道说主世界是替代品吗?我记得主世界也有让演员调查的意图,但是并不强烈,假设地狱电影对演员的计划从一开始就非常详细,那么,不排除这一可能。

演员在电影世界和现实世界经历两个不同的人生:电影世界能够合作,拥有各种能力,危险来得快,但去得也快,电影结束一切伤势全部恢复,刺激程度相当高,反过来,现实世界的探索不急不缓,全凭演员自己意愿,演员无特殊能力,也无伤势恢复效果,片酬只能兑换现实世界普通物品,或者耗时极长的恢复药品,优势是能够积累,一点一点推进,并不像电影世界一样,离开之后什么都不剩下。”

钱仓一右手捂着胸口,他感觉一阵不寻常的胸闷出现在身体上,来得十分突然,让他怀疑是不是因为光阴冢的领路人用得太多,导致自己提前出现心脏病,不过,脑海中同时浮现的想法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确信胸闷的感觉更像是心理作用。

“虽然我一直说现实世界,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一直是想将普通世界与特殊世界分开,特殊世界是电影世界,那么,我之前生活的世界就是普通世界,但是,实际上普通世界并不普通,甚至可能相当特殊,例如鹰眼的世界。

如果鹰眼不调查,或者说没有遇到地狱电影,即使碰到什么诡异奇怪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有进展,各种阴谋论帽子、现实远远比魔幻等等说法自然而然会摧毁怀疑,换句话说,所谓现实世界,不过是演员生活成长的电影世界,例如成本低廉的小电影世界……

说不定,部分演员的确是从奇怪的世界而来,我记得皮影戏说过自己世界的人会定时死亡,按常理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人的确有预期寿命,但差异也确实存在。即使没有调查过,但是根据皮影戏说的话来看,她在自己世界的力量并不算大,说明力量,可能还有别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其他演员,这背后是不是也意味着有幕后黑手在操控一切,例如,基因修改,又或者是别的限制。

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是说,地狱电影计划不过是次级计划的次级计划的……一部分?入侵终焉之地这一计划本身不过是一个次级计划,对‘地狱电影’的存在们来说,它们还有一个更为根本的宏伟计划,类似于国之大计一样的地位,入侵终焉之地不过是为这个计划服务。”

说到这里,钱仓一右手不自觉握拳,他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与绝望感,如果说面对死亡时的肾上腺素飙升是害怕死亡,那么现在,面对绝望般的“现实”,死亡反而是唯一的抗争手段。

人类如此渺小而无力,所推崇的一切,甚至连自我敷衍都无法做到。从安全角度考虑,一切都没有变化,但是“意义”却完全不同。

钱仓一双手合十,放在嘴前,眼睛不自觉瞥向缸中之脑,他打量起脑子上的沟壑,心中无比期待鹰眼能够发回一条消息,将他从无尽的怀疑中拉回。

“我们是演员,对演员来说,自己的世界是现实世界,是纯洁的存在,但实际上不是,可能所谓的现实世界也不过是其他演员的电影世界,演员的‘家’也不过是片场,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难怪地狱电影从始至终都没有捅破这一层膜,即使是小电影,也不过是打擦边球,小电影内的场景和环境都非常狭小,而且多以轻松为主,即使存在大范围,也有流息生物的概念,却有办法能够应对,归根结底还是势均力敌,相当于人类大战火星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感到绝望。

一旦让这层薄膜被捅破,绝望会像瘟疫一样蔓延,演员拼尽全力活下来,只不过是为了回到一个自己无法改变任何事情的电影世界,带着如同欣赏末日风景的眼神休息一个月后,再次接手挑战,没有尽头。即使最后侥幸成功,永远脱离,自己世界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不愧是地狱电影,这种感觉,就像认为期末考试及格的大学生,在满怀希望迎接假期的时候,忽然收到一个横杠,横杠代表什么?一,还是转折,亦或是负号?如果是负号,会不会是公式记错了?如果记错了,是哪一个公式?有几道题?一点一点猜测,一点一点验证,越来越接近答案,但也越来越无法接受答案。”

这时,金属柜内,右侧绿色液体的罐子中,血丝逐渐变淡,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钱仓一叹了口气,将心中的担忧压下,他拿出手机看了看,鹰眼还没有传回消息,接着,他看向柜内的标识,正犹豫要不要带走缸中之脑的时候,新的血丝出现在右侧绿色液体内,这次,不是不知意思的三维符号,而是非常清晰的汉字。

汉字不停变化,但是一直都是三句话在循环:

我很痛苦。

杀了我。

求求你。

钱仓一后退一步,这三句话,无论从哪一句开始,意思都完全一样。

“它知道我和之前的人不同?是因为我用的卡片吗?”

钱仓一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恰好,鹰眼的消息传回。

内容很短,但并不寻常。

“全是,我这里全是缸中之脑!”

热门推荐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寻宝全世界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联盟之佣兵系统 逍遥派 我的细胞监狱 城姬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