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飞速中文网 > 恐怖片场 > 第1647章 梦之遗礼

第1647章 梦之遗礼(1 / 1)

“你还认为现在是在做梦?”拿云视线上移,虽然黄道嘴上这样说,但是他没有从黄道脸上看到任何困惑的表情,“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看来使用轮回梦花会有强烈的副作用,而且,我感觉轮回梦花似乎比我们想象得更加复杂,它好像……有意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刚才它的确给我这样的感觉。”

说着,他右手食指指向轮回梦花。

“意识?”黄道若有所思,“或许,轮回梦花能够在制造梦境的过程中不断成长。”

树洞外的光忽然变暗,光线像是被什么东西遮挡,两人同时转头,看见一名身型高瘦的男子站在树洞口。男子左手撑着一把黑色直骨伞,坚韧的伞面挡住上方落下的针雨。他的脸上戴着一张白色面具,面具中间有一抹彩虹,增添了一丝奇异感,身上则披着亮黑色的斗篷。正是告诫会三名首领之一的假年。

拿云看见假年的瞬间,右手虚握,浑身肌肉紧绷,已经进入战斗姿态。

“我来接你。”假年看着黄道,声音从面具中传出,低沉而富有磁性。

“已经不需要了。”黄道举起轮回梦花,他知道假年是为何而来。

假年走入树洞内,将黑色直骨伞收好放在一旁。雨水顺着伞面滑落地面,将树洞内打湿。假年站在黄道身前,接着,右手放在腰后,握住虹光短剑的剑柄,然后用力抽出。虹光短剑炫目的光彩出现在树洞内,顿时为树洞蒙上一层亮丽的色彩。

黄道看见假年的动作之后,微微皱眉,他知道,这是假年准备动手的姿势,因为仅仅只是抽出虹光短剑,就需要消耗部分生命力,如果没有必要,假年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不过,他不打算进行反抗,如果假年真的想杀他,根本不需要等到今天。

假年左手伸出,拿起黄道手中的轮回梦花,接着,他右手翻转后,猛地将虹光从黄道胸口刺入。虹光刺进黄道胸口之后,并没有从黄道的后背刺出,而是融化在黄道体内,像是在黄道体内搜寻。

“你!快放开!”拿云紧咬牙关,金色长枪出现在右手,正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却被黄道制止。

黄道右手伸出,阻止拿云,“我没事。”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似乎虹光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损坏。

假年没有向两人解释,他动手将虹光抽出部分。虹光离开黄道身体的部分由白色丝线重新变回短剑的模样,但是在与黄道身体接触的部分,仍然是犹如蜘蛛丝一样的白色丝线。白色丝线大概半厘米粗,表面有许多细密的彩色茸毛,这些茸毛在拉扯的过程中轻轻摆动,像是在进行无谓的反抗。

拿云见黄道没事后,没有动手将金色长枪刺出,但也没有将长枪收起。他仍然在观望,一旦假年有任何不对劲的动作,他就会动手,即使明知没有胜算,他也绝对不会犹豫。不过,他的攻击姿态没有让假年做出针对性的反应,似乎对假年来说,拿云基本没有威胁。

假年将虹光完全抽出,绝大部分抽出的白色丝线重新变回短剑模样,只是尖端部分仍旧维持原样,接着,他将虹光放回腰后横放的剑鞘内,收剑的动作与拔尖不同,十分缓慢,即使已经对准剑鞘口,依然花了足足三秒,才将虹光短剑完整放回剑鞘内。做完这些之后,他对黄道说道:

“唔,这种战斗方式,果然是你的风格,利用轮回梦花构筑窃取情报的梦境,想办法和鱼中剑的演员成为同伴,之后通过在锁上再加一层锁作为保险,即使鱼中剑的演员将锁打开,但还有你的锁没法打开,最终轮回梦花还是会回到你手上,你也必定是最先恢复记忆的人,不过,我很好奇,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计划会失败吗?例如……他们狠下心对你动手,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会这么做的人不少。”

这些话,拿云听得满头雾水,他只知道假年说的事情和刚才他杀死的演员有关,但是具体是什么,却不知情,不过这些话在黄道耳中,却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意思,一方面是关心与疑问,另一方面,知根知底同时也意味着威胁和掌控。

“在太阳的葬礼中,鱼中剑被地狱电影救下,之后,他们按照约定来拦截我们,其实,他们知道这几乎是必死的局面,但是依然义无反顾,一方面是为了履行条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帮同伴复仇。即使作为敌人,我也能体会他们的感受。”黄道说出自己这样设计梦境的原因,越是因为同伴的死愤怒,显然就越珍惜友谊。因此,他在设计梦境之初,就给自己下达了硬性指标,不惜一切代价保住三人。

“所以,你刚才是为了窥探记忆?”拿云收起金色长矛,看着假年面具上的彩虹,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感觉十分不舒服,像是悬浮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完全没有任何防备。

“轮回梦花直接使用之后会留下梦种,等梦种发芽,再贵的特殊道具也救不回来你的命,因为它吞噬的是灵魂。”假年右手拿起黑色直骨伞,轻轻甩了甩伞上的水滴,“放心,我刚才已经将梦种取了出来,不用再担心。不过,有一件事我十分好奇,黄道,你为什么不利用轮回梦花的力量看看你的真名和过去的记忆呢?说不定会看见惊喜。”

“我不感兴趣。”黄道冷冷答道。

“是吗?”假年声音拖长,接着,他将雨伞打开,“我倒是很感兴趣。”说着,他走出树洞,站在针雨之中。针雨密密麻麻落在伞面上,拍打出杂乱细碎的声响,像乐器在胡乱演奏,却又遵循着某种节奏。假年向前走了几步,忽然,他似乎想起什么,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树洞内,轻轻说了一句,声音不大,被针雨的嘈杂声音淹没,并未被树洞内的两人听清。假年知道这一点,不过他没有选择重复,似乎根本不在意,随后,他将头转回,迈出右脚,向远方走去,很快,他的背影融入针雨之中,再也看不清。

树洞内,拿云看着黄道,想问什么,但又不知该从哪里问起。

黄道半坐在地上,背靠墙壁,膝盖弯曲,轻叹一声后,将眼睛闭上,似乎在闭目养神。

“说起来,假年不是说来接你吗?怎么自己走了?”拿云眉头紧皱,他想了半天,也只能从这一点开始吐槽。

黄道没有回答,呼吸声在平稳中变得越来越重,直到一个深呼吸之后,又重新恢复正常。

“黄……”拿云还打算继续问,却发现黄道已经沉沉睡去,即使身体上的伤势已经修复,但精神上的疲惫却无法恢复,为了保护轮回梦花,黄道一直以来神经紧绷,不仅要应对幽暗森林中的诡异存在,还要提防随时会偷袭的鱼中剑演员,直到刚才,将轮回梦花交给假年之后,他才算真正有了能够休息的时间。

“难道假年刚才说的是这句?他让黄道先休息休息?”拿云叹了口气,转头看着树洞外,脸上愁云密布,虽然眼下轮回梦花已经交到假年手上,但即使是他,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热门推荐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寻宝全世界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联盟之佣兵系统 逍遥派 我的细胞监狱 城姬三国